锡诺普海战:沙俄6艘战船30分钟击沉奥斯曼帝国15艘船

2020-09-16 09:18:42阅读:59来源:历史记
广告id2-600x50

沙俄罗曼诺夫王朝,最伟大的君主彼得大帝曾经说过,“俄国需要的是海域”。

帝俄对黑海的觊觎

1696年,彼得大帝指挥一支由27艘战舰组成的舰队和人数众多的陆军远征亚述。只不过大获全胜的彼得大帝,打开了俄罗斯通向黑海的门户。但是,彼得大帝不得不放弃夺取黑海出海口的任务。因为,当时俄罗斯最主要的敌人是波罗地海的“霸主”瑞典,而且掌握黑海的奥斯曼土耳其对于俄罗斯来说太过强大。就在1683年,奥斯曼苏丹的50万大军进入中欧腹地,围攻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于是,彼得大帝将巨大财力、物力和满腔心血都投入到了对“北方战争”,暂时放弃了南征的脚步。

锡诺普海战:沙俄6艘战船30分钟击沉奥斯曼帝国15艘船

经过21年的战争,彼得大帝终于夺取了波罗的海的出海口。但是,他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筹备夺取黑海出海口了,这幅重担只能就要落在他后辈们的肩上。不过,完成这一使命的居然是两位女沙皇,安娜·伊凡诺芙娜和叶卡捷琳娜二世。安娜·伊凡诺芙娜时期,最终攻克亚速夫港,实现在南方海岸的立足;叶卡捷琳娜二世,通过在1768年和1787年的两次俄土战争,终于取得了黑海的出海口。夺取黑海出海口之后,沙俄的目标就是肢解土耳其,将东欧的斯拉夫人聚集区纳入沙俄的版图;同时占领伊斯坦布尔,控制土耳其海峡,打开通向地中海的通道。

伊斯坦布尔,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首都,这个在15世纪之前还能雄视地中海的海上强国早已衰落不堪。到了18世纪虽然勉强维持着一流海军的名头,实际上已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反观俄罗斯,自彼得大帝之后,历代沙皇对海军的巨额投入,再加上丰富的森林资源和人力成本优势,帮助俄罗斯在建造风帆战舰的速度和技术保持着欧洲领先水平。黑海舰队的“阿波什托夫”号三层甲板风帆战列舰,堪称是木质风帆战列舰的登峰造极之作。当然,为了保持沙俄在海军方面的优势地位,并没有将自己局限在风帆战列舰方面的优势。而是目光瞄向了当时世界先进的海军技术和装备——蒸汽战舰。1820年“伊佐拉·米蒂”号等武装汽船已经加入黑海和波罗的海舰队,1842年装备23门火炮的“阿基米德”号蒸汽巡航舰在1849年加入波罗的海舰队。此后,俄罗斯还制定了雄心勃勃吧的蒸汽战舰发展计划,并向英国订购了大批用于舰船的争气机。

其实不论俄罗斯的蒸汽战舰计划能否得到实施,18世纪中叶的俄国海军绝对是一支令人望而生畏的力量。仅仅是在舰船数量少于英国和法国这两个老牌海上强国,对于衰败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来说,沙俄已经太强大了。不过,在那个讲求“骑士精神”的年代,即便你拥有了碾压对手的实力,也不能轻易发动战争,必须师出有名。所以,将自己塑造成“斯拉夫民族保护者”的俄罗斯沙皇尼古拉一世在1853年6月宣称,“要解放土耳其统治下巴尔干半岛的1400万东正教徒”。并以此借口在1853年7月出兵攻击多瑙河河口三角洲地区。多瑙河三角洲,有着“欧洲血管”的称谓,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无法忍让的土耳其,在英、法的暗中支持下,腰杆也赢了起来。10月11日,土耳其向两艘靠近海岸航行的俄国武装汽船以及8艘单桅炮艇开火。随后在10月15日向俄罗斯宣战,俄罗斯“被迫”在10月18日正式向土耳其宣战。

俄国舰队主导的“屠杀”

让俄罗斯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外强中干的土耳其居然在奥尔特里查击败匆匆赶来的俄军。这次战役,让俄罗斯迅速占领多瑙河三角洲的计划破灭。由于,巴尔干战场远离俄国的政治中心,补给成为限制俄军的最大问题。所以,吃了亏的俄罗斯,无法立即展开反攻,只能将反击的时间定在1854年春季。

多瑙河航运发达,让双方把不约而同的将海运作为最佳补给方式,于是争夺黑海制海权将成为决定双发生死的命脉。11月初,土耳其和埃及的联合舰队开进了黑海,准备寻找俄国舰队进行决战。最初,土耳其海军判断俄国海军会对康斯坦察至巴统横跨黑海的补给线上进行袭击,于是土耳其海军准备在锡诺普附近海域伏击俄国舰队。但是,经过十多天的巡航之后,俄国舰队踪迹全无。土耳其人判断从塞瓦斯托波尔出发的风帆战舰抵达黑海南部需要很多天,很有可能俄国主力舰队可能还没有出海,所以不会对土耳其军队补给线。基于这种判断,土耳其海军将主力撤回伊斯坦布尔,只给奥斯曼帕夏元帅留下一支装运增援部队和大批物资的分舰队,准备启航前往高加索的巴统和苏呼米。这支分舰队,共有16艘舰船组成,包括7艘巡航舰、3艘轻型巡航舰、2艘明轮蒸汽巡航舰和4艘运输帆船。虽然土耳其海军的数量不少,但大多是轻型木帆船巡航舰和轻巡航舰,武备不过是510门小口径火炮。如此低劣的装备,老旧的舰船,如果面对俄国海军主力战舰时绝对不堪一击。

锡诺普海战:沙俄6艘战船30分钟击沉奥斯曼帝国15艘船

危险虽然存在,但是运输补给的任务却不能耽搁,在奥斯曼帕夏的指挥下土耳其分舰队驶离了锡诺普港。当土耳其分舰队在驶出锡诺普港不久,就遭遇到了暴雨袭击。不过比暴风雨更加危险的是,俄国人来了。由纳西莫夫海军上将率领的3艘三层甲板的风帆战列舰,正在君士坦丁堡到巴统的航线附近游猎和侦察。发现俄国战舰后,奥斯曼帕夏立即下令土耳其分舰队转回锡诺普港。在抵达港口后,奥斯曼帕夏一面派人从陆路向伊斯坦布尔寻求支援,一面积极布防准备抗击俄国人的进攻。他的战术很简单,依托锡诺普港海岸炮台上的38门炮共,与自己的战舰形成共同防御的体系。为此,他将7艘巡航舰和3艘轻型巡航舰,在锡诺普港的第4、5、6号三座炮台之间抛锚,希望用舰炮和海岸火炮与战舰形成了密集火力。而火力薄弱的蒸汽明轮巡航舰和运输船则在海岸和巡航舰之间插空抛锚,使其获得交叉火力的保护,同时还能利用自己火炮进行反击。

部署虽然完成,但是奥斯曼帕夏也清楚凭借自己的兵力想要消灭或阻止俄罗斯舰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所希望的是尽量拖延时间,等待伊斯坦布尔给他派来援兵。其实,奥斯曼帕夏所期盼的,正是纳西莫夫所担心的。虽然,他的先遣队与随后赶来支援的诺沃什斯基分舰队汇合了,但是一共只有6艘战列舰和2艘巡航舰,想要完成对锡诺普港的攻击还需要新的增援部队。这位俄罗斯海军杰出的统帅很清楚,土耳其和英法舰队很可能先于自己的援兵到来。于是,他决定利用现有的兵力接对锡诺普港口内的土耳其舰船发动进攻,争取将其全部消灭在港内。

11月17日午夜,纳西莫夫的舰队悬挂着英国国旗,利用大雾的掩护悄悄的向锡诺普港口驶去。松懈的土耳其人,不论是舰上的水兵还是炮台的卫兵,都没有发现危险的靠近,让纳西莫夫的舰队在18日日出之际抵达了锡诺普港附近。纳西莫夫舰队两列单纵列进入锡诺普港,在距离土耳其舰队300米左右距离上下锚。只不过,俄国战舰的舷墙炮眼没有按惯例关闭,而是占据有利的火炮射击位置。大多数土耳其人,都以为这是前来支援的英国人舰队。只有奥斯曼帕夏因为俄战舰没有按惯例关闭舷墙炮眼的反常举动产生了怀疑,他赶忙命令土耳其舰队进入战斗警戒状态。就在奥斯曼帕夏下达命令的同时,俄国战舰降下了英国旗,升起了俄罗斯海军的“圣安德烈旗”。

此时的土耳其人明白,“俄国人发动了卑鄙的偷袭”。但是占据所谓道德优势的土耳其舰队,在战场上的表现却如惊慌失措,整个舰队陷入了混乱。虽然,土耳其舰队旗舰“阿夫尼安拉”号巡航舰首先发起了攻击,一颗实心的击毁球形弹射向了俄国战列舰“巴黎”号,但是并没有命中目标,更多的战舰在砍断缆绳后首先想到的“逃跑”。与土耳其的惊慌失措相比,占据主动的的俄罗斯舰队显得有条不紊,训练有素的俄罗斯水兵在上层甲板的卡伦炮上装填了爆炸球形弹,然后开始了猛烈的侧舷齐射。俄国舰队依次对土耳其海军中升帆战舰进行射击,先将其打得失去控制,然后再予以摧毁。海战衍变成了一场海上“屠杀”,俄罗斯战舰射出的爆炸弹,只需一发就会让土耳其的木质风帆战舰的中弹部位附近的结构分崩离析。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土耳其的战舰就在爆炸弹的打击下纷纷解体,海面上到处飘着木料碎片和杂物。“嗜血”的俄罗斯水兵,开始对土耳其落水的水兵进行了射击。那些没有与舰同沉的土耳其水兵,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被射杀在冰冷的黑海水面。在歼灭土耳其分舰队之后,俄罗斯战舰开始将炮口转向了锡诺普港口的炮台。

锡诺普炮台上的土耳其军队,没有想到俄罗斯战舰能如此堂而皇之的进入港口的锚地,他们更没有想搞自己的舰队仅仅抵抗力不大半个小时就几乎全军覆没。所以,当他们开始炮击俄罗斯战舰时,由于海战的浓烟,让炮台上的土耳其炮兵无法瞄准。更为致命的是,土耳其的“涅吉米·费尚”号巡航舰在遭到打击后撞到了5号炮台,燃烧的滚滚浓烟彻底阻断了5号炮台的视野。不过,在没有被遮蔽的东面炮台,土耳其人还是用炮火给俄国“什切梅”号战列舰造成了伤害。已经消灭了土耳其分舰队的俄国海军,迅速调整舰位,进入了土耳其炮台射击的死角。土耳其的炮台,已经成为了聋子的耳朵——摆设。而俄国舰队却集中了20倍土耳其的火力,对锡诺普的炮台实施攻击。曲射的弹道将爆炸弹射到了一些炮台的露天掩体内,巨大的爆炸将炮位彻底摧毁。渐渐地土耳其的炮台失去了抵抗能力,到下午日落前被全部被摧毁或停止射击。

风帆战舰时代的终结

在4个小时的激战中,15艘土耳其军舰沉入了冰冷的黑海,还有3000多官兵死伤,另有海军元帅奥斯曼帕夏和3名舰长在内的200余人被俘。而俄国舰队付出的代价仅仅是一艘战列舰受伤,37人受战死,235人受伤。除了这些战果之外,俄国还打破了土耳其在高加索沿岸登陆的计划,一举夺取了黑海的制海权。

但是,作为海战胜利方的俄国舰队司令纳西莫夫海军上将,却充此次战斗中发现了俄国战舰的致命弱点。俄罗斯之所以能取得压倒性的胜利,除了俄国战舰自身的优势外,主要就是土耳其缺少爆炸弹,还在实用老实的实心弹,这种炮弹对俄国战舰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如果,俄国海军的对手一旦换成使用更先进爆炸弹的英、法战舰,结局会如何呢?

锡诺普海战:沙俄6艘战船30分钟击沉奥斯曼帝国15艘船

当然,在风帆战舰时代,风向、洋流这些偶然因素会决定战舰是否会占据优势方位。所以,俄罗斯如果面对英、法的风帆战舰,也许胜负难料。但是,英、法两国已经开始大量装备蒸汽战舰。在锡诺普海战中,见证了土耳其一艘小型蒸汽巡航舰在两艘俄罗斯战舰的夹击中冲出包围圈的纳西莫夫,非常清楚蒸汽战舰却能够迅速进入风帆战舰的射击死角。所以,纳西莫夫发出警告,“我们很可能自始至终都无法使火炮瞄准敌人,相反风向会使我们的战舰在一些方向上变得非常迟钝,敌人却能够充分利用这些弱点”。

所以,一场用木质风帆战舰进行的锡诺普海战,让人们知道了爆炸弹可以轻易的将风帆战舰击沉,蒸汽战舰则可以轻易的戏弄那些看上去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风帆战列舰。这是工业时代吹响的一曲挽歌,宣告着木质风帆战舰时代的终结。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