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围困战——百姓从尸体上爬关卡出城

2020-06-30 10:27:31阅读:10来源:历史记
广告id2-600x50

1948年5月23日到10月19日解放军发起进攻国军的长春围困战。被困在城里的百姓为了逃避饥饿,要通过一道道关卡……

  长春围困战——百姓从尸体上爬关卡出城

八路军(实际上已是解放军)围困长春那会儿,爹娘带着三个姐姐住在平治街的一处平房子里。爹娘就开了个小饭店,挣钱养家糊口。大姐15岁,帮助爹娘端盘子洗碗,二姐8岁,也能扫地抹桌子,我才3岁。

进了三月,城四边的枪声稀了,听说八路军把长春城围困起来,不许任何人出入。3个月后城里存粮已空,我家里除了一些黄豆外再没有其它粮食。眼看炒黄豆也快吃不上的时候,爹看看自己身边的三个孩子,把几件衣服卷了卷,长叹一声说:“往外跑吧!跑出去兴许有条活路!”

于是爹背起三姐就上路,娘和大姐背了些黄豆跟在爹的后面,二姐自己走。

爹领着一家向东走,出了伊通河边国民党的哨卡,过了南关大桥,进入了伊通河对岸。再往前走就是八路军的哨卡了。

八路军用铁丝网圈成的哨卡处只留下一个窄窄的出口,出口处设有重兵把守。饿得不成个人形的老百姓们蹲在野地里,等着八路军的路条。一个小个子当官模样的人出来了,他管发放路条。路条只发给城里出来的真正穷苦人,判断是不是穷人的唯一标准就是饿得瘦不瘦。谁饿得精精瘦,就可以拿到出城的路条子逃出鬼门关。

长春围困战——百姓从尸体上爬关卡出城

娘也饿得精瘦,又带着三个精瘦的孩子,军官围着娘前前后后看了两遍,才撕了张路条给娘。哪知刚走出两步,就听身后那军官喊了一声:“你留下!”

军官是让爹留下,爹生来就胖,再加上是开饭馆的,自然比别人家油水多些,脸还胖胖得有些肉,不像个受苦的人。

爹百般求告只是无用,就让我们先走

“不!”娘在后面大喊着追爹,“我带着三个孩子,出了城也不知道往哪里去,还不是一样饿死?要走咱一起走,要留咱们一起留!”

爹的泪也流了下来,他抹了抹脸,回身抱起三姐,说:“回吧!”

爹娘带了孩子们往回走着,哪知再走到南关大桥时,被伊通河东岸的国民党军的哨卡拦住了。全家5口人,进不得退不得地夹在国共两道防线之间,爹无路可行,他想起有个老乡住在这一带,爹就去投奔了他。

爬卡子子弹贴着头皮过

我们在老乡家住下后,天天到八路军的哨卡处等路条,爹还有一些黄豆吃,不见瘦,路条就落不到爹的手里。黄豆吃完后爹已没有办法可想,这时听人说伊通河里有一处河床草深,有人曾从那里偷偷爬出去过。爹就动起了偷爬卡子的主意。爹当天去看了地形,回来对娘说:“明天!咱一家人都去爬卡子!”

第二天,爹带着一家人上了路。路上有一个抱着孩子的年青妇女跟了过来,说啥也要跟爹一起走。爹在前面带着路,一家人就奔了那河滩。

伊通河高岸上到处都有重兵把守,八路军在城外设下三道岗,别说过人,就是草棵子里蹦出只蚂蚱,岗哨都看得清清楚楚。饿昏了头的爹,却带着他的老婆孩子想从这里突围出去,爹的想法够大胆的。

天黑了,爹指指前面的草滩悄悄地对娘说:“就从这爬吧!手脚麻利些,爬过去一个算一个!”

爹爬进草丛才发现草丛里一个接一个的死尸,横躺坚卧,都是没爬过去饿死在草里或打死在草里的人。突然,跟在爹娘身后的妇女一下子绊在死尸身上,怀里的孩子吓得大哭起来。哭声一起,就见一梭子子弹已从爹的头上掠过。

长春围困战——百姓从尸体上爬关卡出城

二姐原是趴着的,听到枪响,一下子从草丛里站了起来,一道滚烫的东西贴着二姐的头皮飞过,她的头发被烧焦了。

那年青妇女被枪声吓得慌了神,一把捂住孩子的嘴,猛地把孩子的头按进河水里。枪声还在热热闹闹地响着,孩子却没有丁点声音了。一个两三岁的男孩子,就这样被他娘活活浸死了。

瘦脱像的爹终于领到路条

一阵枪响后,岗哨更盯牢这处河滩,草丛晃一晃,就有枪子飞过来。爹和娘在河里趴了一夜,也没有机会爬过去,看看天快亮了,爹挥挥手,全家人只好爬回去。

爹和娘在河滩里趴了三天三夜,夜夜担惊受怕,夜夜失望而归。

三天里全家人已无一粒粮食吃,也无一夜安稳觉睡。紧张劳累饥饿,使爹这个胖人彻底变了样子,两腮塌成深坑,眼睛像个黑窟窿,牙也呲出老长,活脱脱一副活鬼的样子。

娘喘着气对爹说:“还是回去等路条吧,你都瘦成这样了,估计人家也不会再难为你。”于是半死不活的一家人拖拉着两腿,就往八路军的哨卡处走。

长春围困战——百姓从尸体上爬关卡出城

这一路走着,几乎到处都是死人。终于看到八路军的哨卡了,爹已累得脸色腊黄,两条腿抖成软面条。娘再也不能向前挪一步,大张着嘴喘了半天对爹说:“你走,你带孩子先走出去,我不行了!”说完,娘就要斜斜地往地上躺。二姐吓得尖叫起来,大姐挣扎着扶起娘。她们哭着一前一后拖起娘走,她们说啥也不叫娘躺下。

死拉活拽,娘和爹算是走到了八路军的哨卡处。那里仍然挤着一团团等待路条的难民们。发路条处换了人,军官看到爹已一副饿鬼相,二话没说,给爹开了路条。爹接过路条时满身抖得站不住,一手举着路条,一手扶着背上的三姐就往外跑。快死的娘也得了路条,全家拼着全力迈过鬼门关,浑身都软成了空口袋。

便有八路军的战士来把爹娘和姐姐们领到哨卡外的难民收容站,每人给了一碗热橡面粥。粥苦而涩,爹娘和姐姐们却喝得香甜,喝完了热粥,再歪倒着歇一会儿,爹娘觉得像是又从阴间回到了阳世,眼珠才转动起来。

从长春回到老家农安,一百多里路,8岁瘦弱的二姐硬是一步步走了回来。回到家后,二姐病倒在床,双腿瘫痪,三个月不会走路。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