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保卫战的背景是什么?其过程如何?

2020-12-13 16:44:54阅读:51来源:历史记
广告id2-600x50

太原是山西的省会,位于太原盆地的北端,同蒲铁路和正太铁路交会于此,是全省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华北重要的工业基地之一,自古即是军事要地,因此成为日军侵略华北的重要目标。

抗战爆发后,日军将山西列为华北作战的重点,欲沿平绥、平汉、正太铁路会攻晋省,为此,阎锡山积极组织起太原会战,以图力保省会太原。基于“守土抗战”的需要,接受了共产党“联合抗日”的建议,并认为“国事危机,非集合全国财力人力不足以渡此难关”, 最终在晋省境内率先建立起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据此,八路军三个作战师得以相继开赴山西抗战前线。与此同时,阎屡请中央速派得力中国军队援晋抗日,蒋介石“为挽回危机,着眼于山西要地之确保,决定专用于平汉线兵力,1937年10月2日命卫立煌统帅4个半师,连夜由石家庄向太原以北地区集中” 。除此之外,又陆续有高桂滋第17军、刘茂恩第15军等部队支援山西抗战。

太原保卫战的背景是什么?其过程如何?

日本中央统帅部于1937年10月1日决定攻取太原,当日即“命华北方面军司令官以一部兵力,由太原北部进攻太原”。 [8] 对此,阎锡山积极组织起忻口战役。日军攻占崞县、原平后,即以板垣指挥的第5师团及关东军第1、第12师团等部,以中央突破的方法攻击忻口阵地之南怀化高地,战斗异常激烈。10月13日至18日,日军虽反复争夺,中国军队据险死守,且阵线稳固。此外,八路军也在后方积极活动,“八路军自晋北作战以来,施展其游击之擅长……敌军捉摸不定,至于奔命,屡受重创” ,此时战斗态势一度对中国军队有利 。

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官1937年10月17日又令“第1军之一部(第20师团)于石家庄会战后,由正太线方面进入太原平地,21日又将109师团之一部增强该部”, 以配合由晋北南下的日军会攻太原,山西抗战形势遂发生剧烈变化。为此,由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率孙连仲、曾万钟等所属部队组织起娘子关战役,欲阻敌西进。配备在娘子关一线的中国军队多为地方军,武器装备落后,且编制不全,战斗力较弱,中国军队虽经努力抵抗,娘子关还是于10月26日易手,至此,太原东面门户洞开。中国军队在娘子关战役的失利,使忻口战线的侧背受到威胁,有被包抄的危险,忻口中国军队不得不向太原集结。

太原保卫战的背景是什么?其过程如何?

根据阎锡山的指示,卫立煌于1937年11月2日下令,对部队的编成、任务区分作了明确的规定。其要旨如下:

以第15、第17军(欠第21师)等部为右兵团,第15军军长刘茂恩为兵团长,以主力确保莱水墕、川套里、窑子上之线阵地;

以第19、第61军,第35军一部及第21、第47(已到达太原)、第54、第72、第73师等部为中央兵团,第19军军长王靖国为兵团长,其主力配置于西黄水、育龙镇至周家山之线阵地;

以第14军及第68、第71、第94师等部为左兵团,第14军军长李默庵为兵团长,其主力配置于观象坡至西青善及东墕村至天门关之线阵地;

以炮兵第5、第23、第28团为炮兵集团,炮兵司令刘振蘅为指挥官,其主力占领凤楼阁、阳曲镇及栏岗村等阵地;

以第85师及独立第5旅、529旅为总预备队,分别配置于太原、新城村、新店村附近;飞行队由陈栖霞为指挥官,负责轰炸由忻口南进之敌。

各兵团接受命令后,当即于11月2日21时开始向指定位置转移。

在忻口撤守的同一天,阎锡山在太原召开军事会议,确定保卫太原的方针是:“利用太原四周既设阵地线,实行依城野战,以阻敌前进,消灭其兵力,待我后续兵团到达,再施行反攻夹击而聚歼之。 ”同时,委卫立煌为第2战区前敌总司令,除第18集团军及第6集团军外,均归其指挥,委傅作义兼太原守备司令。并将第2战区长官部指挥所移驻交城,第二战区制定了保卫太原城的作战计划。

1937年11月4日,阎锡山等纷纷撤离太原。周恩来于11月5日夜和八路军驻晋办事处最后一批人员撤离太原。

太原保卫战的背景是什么?其过程如何?

晋北日军在获悉忻口守军撤退后,遂跟踪追击。4日,逼近石岭关。鉴于原预设阵地已难以立足,卫立煌遂决定将阵地转移于太原北郊。与此同时,由晋东方面西撤之部队,除第27路军及第17、第27师撤向太原附近外,其余部队均遭日军截击,被迫向榆次西南撤退。

以第35军为主的太原守城部队先后于11月4日、5日进入城内。傅作义下令封闭城门、构筑与加强城防工事,并部署了守城兵力:以第35军第211、218旅和正太护路军1个团守备东、北两面城墙;以独立第1旅守备西城;以第213旅守备南城;将炮兵大部分配给守城各旅,将未分配守城任务的部队编为预备队;并以第35军副军长曾延毅为太原城戒严司令,负责维持城内秩序。

进攻太原的日军,从东、北两个方向紧追撤退的中国军队。东线日军先头部队于11月4日已进至太原城东南约17公里的鸣谦镇,并占领了榆次,一部向介休方向追击。北线日军也于4日越过石岭关向南追击。

1937年11月5日,东、北两线追击的日军已逼近太原城郊,日本空军也开始对太原市进行有计划有针对性的轰炸。在北郊派出的守军警戒部队迅速退入城内。日军第5师团所部当即占领了城东北的厚堂村、黄国梁坟和兵工厂。从城南郊攻击的日军第20师团所部在鸣李村附近与正在奉令北上的中国第22集团军第41军后续部队遭遇,发生战斗。尔后日军攻占了小店镇,与位于吴家堡一带的守军第14集团军所部隔汾河对战。日军第20师团并以一部兵力由榆次经同蒲路南进追击撤退的中国军队。此时,由忻口前线撤退下来的划归守城部队的第71师和独立第7、第8旅到达彭村、西充地区,并准备入城。因日军攻击甚烈,通路被阻,仅独立第8旅的1个营渡过汾河进入城内,其余均沿汾河西岸南撤。

1937年11月6日,由忻口南下和沿正太路西进的日军相继逼近太原城郊。卫立煌除抽调第68师(即独立第8旅)、第71师及独立第7旅等部增援第7集团军守备太原城外,将主力转移至太谷 、交城之线,以阻止日军沿同蒲路继续南侵。在外围防守部队相继南撤后,守卫太原城垣的部队,仅有第35军的9个营及独立第1旅、第213旅等部10个营,共约19个营的兵力。奉命增援守城的部队,除独立第8旅之1个营于6日21时渡过汾河,进入城内外,其余部队均因受阻而循汾河西岸南撤,“依城野战”变成了“孤城独战” 。日军随即从东、北、西三个方面包围太原城,陆续扫清了傅作义布署在城墙外围的守军。日军炮兵在敌机指示目标下,从四周高地向太原猛烈炮轰。在日军火力的集中轰击下,东北段城墙逐渐被打成缺口,崩落的碎砖土块在城下摊成斜坡,守军连夜封堵修复缺口。日军飞机还在这一天撒下传单,扬言将在次日早晨开始进攻,要求守军投降,第三方人员迅速出城等。

太原保卫战的背景是什么?其过程如何?

1937年11月7日晨,由晋东西进的日军第109师团第31旅团的先头部队进至太原城南约15公里的小店镇,一部进抵双塔寺,与城东的第20师团会合。此刻城西汾河各桥均被敌占领,太原城遂完全陷于被包围状态。同时,东、北两面敌以步、炮联合向城垣猛扑,日机不断向城内轰炸。守军城外部队受日军压迫,战斗至黄昏后撤入城内据守。城垣炮垒队的炮位多被日军炮火制压或轰毁。20时,日军炮击更烈,市民四逃,警察、守仓库士兵以及通信机关人员多放弃职守,逃散一空,第35军副军长曾延毅命令守军搬开沙袋,从大南门一个缺口中仓惶出逃,戒严副司令马秉仁从炮兵射口逃出城外。电话随修随断,消息梗阻。形势至为险恶。傅作义巡视各地,一面鼓励士气,一面策划方略,守军伤亡很大,此时所剩兵力仅第35军7个营、新编第3团4个连,战斗官兵共计2000余人。

1937年11月8日晨,担任攻城的日军第5师团将步、炮全集太原城下,在东、北两面猛烈攻击。日机13架轮流轰炸,北城楼被焚,城内东部和北部到处起火,电话逐段被毁,火焰弥漫全城。至9时,城垣东北角及西北角被炮火轰毁,东、北两面城墙亦被轰开缺口十余处,城墙各掩蔽部及弹药洞多被轰塌。日军步兵在其飞机、大炮掩护下向城内猛冲。在城墙下埋伏的炮垒队亦被击散。预定歼敌计划概失效用。但守军东、北两城步兵一面与入城日军拼杀,一面封锁城墙各口。双方伤亡殊重。至16时,城墙各口均被守军封锁,仅东北城角一处,千余日军入城,与守军激烈巷战。黄昏后,日军又向城内增加大量步兵,利用夜色隐蔽,夹杂混战,处处突袭。守军官兵伤亡甚多,西、南两处部队及预备队被日军击散。黄昏后,日军一部空降于城中大校场,并四出袭击。19时,日军攻至总司令部。此时因守军兵力不敷分配,除总司令部官佐及特务连勉力抵抗外,别无部队可资应援。傅作义感到局势无法挽回,乃于21时下令撤退。守城各部队由大南门突围,经汾河桥冲至汾河西岸,向古交镇方面撤退。太原城沦陷。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