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尚因女人打死镇关西施耐庵老先生用意何在?

2020-07-02 14:03:42阅读:89来源:历史记
标签: 花和尚 施耐庵
广告id2-600x50

鲁智深还是鲁达鲁提辖的时候,三拳打死了镇关西,不能说这个郑屠就是这么不经打,能称作镇关西的人还能没有两下子?这只能说明,鲁智深的功夫那是十分了得,实属上乘,是梁山好汉中的好汉,英雄中的英雄。郑屠这种人该打,就凭他“强媒硬保”,娶了金翠莲为妾,文书上写着给人家三千贯钱,却只要了人家身子不给人家钱,这样的人还不该打?!可问题在于,这样的人至于把他打死吗?鲁达打郑屠,自始至终都是为了金翠莲,一个在酒店里卖唱的女子,鲁达为她出头打死人,值得吗?作者对鲁智深,始终是含着赞赏之情来写的,五台山文殊院的智真长老说他是“正果非凡”,寺里众僧都不及他,梁山好汉唯一得善终的人。镇关西郑屠究竟该不该死?鲁达打死郑屠,会不会有损于他的形象?出家改名的鲁智深为什么又叫做花和尚呢?

花和尚因女人打死镇关西施耐庵老先生用意何在?

镇关西郑屠并没有招惹鲁达,招惹鲁达的是金翠莲。鲁达和史进、李忠三个人在潘家酒店吃酒,说些枪棒武艺之类的话,正在兴头上,却听到隔壁有人啼哭。鲁达让酒家把金翠莲父女叫过来,问明了情况,原来是郑屠这个家伙把金翠莲强纳为妾,可是他家大老婆又不允许,这就把人又给甩了。不要就算了吧,让人家走不就啥事没有了吗?可是这个镇关西偏偏又没事找事,一定说给了人家金氏父女三千贯钱,非让人家还不可,还有那文书为证。鲁达当然容不得这样的事和郑屠这样的人,于是他就放了金氏父女,找茬子教训郑屠。从鲁达开始的意思,放走了金氏父女,痛打郑屠一顿,给他一个教训,这事儿也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三拳就把人打死了。这就不免让人产生了一个疑问?作者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个情节?或者说,郑屠真的该死吗?

郑屠号称镇关西,这让鲁达很不爽,用他的话说,他做到了“关西五路廉访使”,也没有叫做镇关西,郑屠一个“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这件事只能说明郑屠这个人狂妄,不自量力,并不是死的理由。至于你鲁达没有叫“镇关西”,那是你的事情,因为你没叫人家叫了,不是打死人的理由。

郑屠是不是作恶多端?要说这个人欺负老实人还有点儿欺行霸市行为也许可能?至少他算不上一个好人。但要说在此之前他就是恶贯满盈死有余辜也是说不过去,如果是那样,鲁达早就应该教训他,不应该等到金氏父女出现了才出手。何以见得?鲁达早就知道郑屠这个人。当郑老汉说“镇关西”就是“此间状元桥下卖肉的郑屠时,鲁达“呸”了一口,不但知道了郑大官人是谁,还知道郑屠是“投托着俺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的来历。同样,那郑屠见了鲁达,马上就能报出鲁达的官衔“提辖”,都说明互相都知道一些情况,不过不是一类人相互不来往罢了。鲁达为了挑起事端,好打郑屠,故意让郑屠亲自操刀切肉臊子,郑屠按照他的吩咐干了,说明郑屠真有手艺,开肉铺也是正经生意,并不是像蒋门神开的那个快活林酒店,是靠抢夺得来。这说明郑屠也不该死。

郑屠“强媒硬保”娶了金翠莲一事,自始至终都是金氏父女一方所说,鲁达并没有找人问一问或者找郑屠问一问,他凭什么就要挥拳打人?况且这件事情还不完全是郑屠一个人在作恶!真正造成眼下这种局面的人是郑屠的大娘子!是这个女人把金翠莲打了出来,不但不容完聚,还“着落店主人家追要原典身钱三千贯”。从这番话中可以看出,金翠莲更恨的是郑屠的大娘子。虽然这事情的根源都是郑屠,但这样看来还是不该死。

那么,为什么郑屠必须得死呢?

宋朝到了宋徽宗时期,“理学”早已经形成,“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观点也已经提出,这个道德的枷锁,从此套在了妇女的身上。也许最早提出这个观点的程老先生有着对男女双方的共同要求,即失节是男女双方的事情,可是在女人根本就没有话语权的社会里,又有谁会去问问男人是不是在道德上有失节操?男人丧妻可以再娶,女人丧夫就只能守寡!不管是为了何种情况嫁给了这个男人,不管是男人死了一个女人能不能吃上饭,都必须死守着,否则就是“失节”。回到小说当中,郑屠虽然使用的是强硬手段,但总也是有媒人有保人的,他给没给人家钱,难道这媒人和保人不知道吗?既然郑屠因为大娘子的关系不要人家了,为什么就不能出来说一句公道话?难道整个渭州城就没有一个正义之人?在这儿,钱已经退居次要位置,金翠莲已经失身于郑屠,这才是主要的。金翠莲说郑屠的老婆是“大娘子”,说明她已经认可了自己的地位,不认可的是那个“虚钱实契”。再有那个“鲁家客店”里的店小二,他是那样的上心看住金家父女,为什么?这只能说明,作为社会的普通一员,他也是认可这种标准的。假如把这个店小二当做是郑屠的帮凶看待,那么,作者是不会让他活着的,一定要安排一个情节让鲁智深杀死他。像史进要杀死摽兔儿李吉,只因为史进犯事,是李吉告的密;武松要杀张都监家里的下人,是因为这些人都曾经作为帮凶陷害过武松。店小二不是帮凶,他只是一种道德观念的认可者,所以他该打不该死。还有那史进和李忠,两个人都因为鲁达的关系拿出来钱救济金氏父女,却没有在语言上给予一点儿同情,为什么?同样说明这是一种普世标准。

金翠莲离开郑屠,接着就另嫁人了,嫁的是赵员外。赵员外祖上就敬佛行善,是五台山文殊院的施主大檀越,他这一代仍然如此,和寺里的方丈智真长老是兄弟。毫无疑问,这样的向佛之人是世上的好人,是有祖荫积阴德的好人,他娶了金翠莲。难道这样一个好人就不怕娶了一个“失节”之人毁了自己的名节吗?

至此,我们终于明白,不该死的郑屠为什么要被鲁达打死了!这就是说,鲁达拳打镇关西,颠覆的是一种观念,这种观念是和郑屠一样,是该死的。梁山一百零八将,作者安排了女将就是三员,试想,哪朝哪代有过三个女将共世?一个小小的梁山上却有!当然,水浒中的女人大多都不那么贤淑温柔,这只能说明,那个时代的女人,除了“三从四德”属于她们,能够让社会知道的,大概也只有离经叛道的那点儿事儿啦!《水浒传》的作者不是现代电视剧的制作人,为了收视率一定要安排上一个女主角从头演到尾,他跳不出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一方面,他要颠覆加给女人的这种“失节”的观念,另一方面,他又找不到一个好办法,所以,他只能让鲁达打死镇关西。在整个《水浒传》当中,和淫荡女人对应的男人都没有好下场,这不用人们多费心思,淫荡的女人该死,对应的男人也该死。这不像蔡京、童贯、高俅之流,人们在痛恨之后不免要问,他们的“恶报”怎么还不快快到来呢?

小说是写给人看的,宋代人看不到《水浒传》,后世人怎么看,作者也难以预料,重要的在于给当时的人看。《水浒传》成书的时代,套在妇女精神上的枷锁越来越紧,难道不需要鲁达这样的人挥拳相向吗?

救了金翠莲,打死了镇关西,鲁达变成了鲁智深,当了和尚,这个和尚的外号叫做花和尚。为什么是花和尚,就是因为身上有刺绣吗?这般解释显然简单了一点。鲁达放着好好的提辖不当,却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而出家当了和尚,难道这个人不是因花(女人)才不得不当和尚的吗?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传统文化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