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时期北齐后主高纬左皇后,冯小怜的一生可悲吗?

2020-06-30 16:35:04阅读:80来源:历史记
标签: 冯小怜 南北朝
广告id2-600x50

封建社会历代帝王后妃中,以美闻名的皇后、妃嫔数不胜数。但美又分种种,比如,有的以贤德善良为美,有的以乖巧玲珑为美,有的以端庄大方为美,有的以仪态气质为美,有的以体态面貌为美,等等。像我等俗人,私议一个女人是不是美,主要还是看体态形貌。

看到题目,熟悉南北朝历史的朋友们可能已经猜到了,今天文章的主角冯小怜,就是我们俗人眼中以体态形貌而闻名的美女——南北朝时期北齐后主高纬左皇后。

南北朝时期北齐后主高纬左皇后,冯小怜的一生可悲吗?

冯小怜在帝王后妃中,名气不大也不小。名气不大,是因为她从受宠到北齐灭亡,只过了两年安稳日子,之后就寄人篱下,没过几年就被逼令自尽了。名气不小,是因为她实在太美、太受宠,不但给后人留下了一个流传千年、令无数男人想入非非的成语——玉体横陈,还被后人打上了红颜祸水、亡国妖女的标签,千百年来饱受非议。

冯小怜到底有多美?她真的是“亡国妖女”吗?今天,小编和读者朋友们一起,通过相关史料,还原一个真实的冯小怜。

从婢女到“礼物”。史书上没有冯小怜的身世记载,只记载她原是北齐后主高纬皇后穆邪利的婢女。从这一点分析,冯小怜应该出身低微,是贫苦人家的孩子。高纬此前有两任皇后:第一任是大将军、左丞相斛律光之女,斛律光被冤杀后,斛律皇后被废,削发为尼,高纬又立胡太后侄女胡氏为皇后。之后高纬在乳母陆令萱的挑唆下,又废掉胡皇后,立穆邪利为皇后,后来穆邪利又渐渐失宠,为了讨好高纬,穆邪利就在五月初五这一天,以“续命”的名义,将自己的侍女冯小怜送给了后主高纬。

冯小怜侍候穆邪利皇后多年,不仅聪明伶俐,而且练就了一身侍候人的本领,她会弹琵琶,能歌善舞,据说还精通按摩,把个高纬侍候得舒服至极,因此大加宠爱,很快就封其为淑妃,二人形影不离,山誓海盟。史载:“(冯淑妃)慧黠能弹琵琶,工歌舞。后主惑之,坐则同席,出则并马,愿得生死一处。”(《北史》)

从“礼物”到“尤物”。冯小怜受宠不衰,一是靠多才多艺,二是美艳无比。冯小怜究竟有多美?史书上没有详细描绘,据《隋书》记载:“齐后主有宠姬冯小怜,慧而有色,能弹琵琶,尤工歌儛。”据说,冯小怜身材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皮肤白嫩,光滑如水。

这还不算,最神奇的是,她的身体夏天凉爽如玉,冬天温暖如火,活脱脱一个天生尤物,后主高纬爱不释手,不但出同坐、夜同卧,就连上朝听政也把她抱在怀里或者放在膝上,耳鬓厮磨,卿卿我我,朝臣们每次上朝议事看到这一幕,都看在眼里,羞在脸上,面红耳赤,语无伦次。

高纬也很“大方”,这么娇艳漂亮的美人,得“奇花共欣赏”,于是,就在朝堂上专门放置了一个长条案板,让冯小怜躺在上面(着衣多少自己脑补),搞美体展览,让朝臣们交钱后轮流上前观看欣赏。这就是成语“玉体横陈”的由来。虽然翻查史书,这种说法并无正式记载,但这并不影响后人对这一成语的流传。

从“尤物”到“祸水”。后人称冯小怜红颜祸水、亡国妖女,从现有史料看,主要在三方面:

一是色艺惑主。因为太美艳漂亮,又能歌善舞,太受宠爱,以致后主高纬天天和她腻在一起,荒废朝政。高纬贪恋美色,固然是因为冯小怜国色天香,令其欲罢不能,但凭心而论,把皇帝不理朝政的板子全打在冯小怜身上,未免有失公道。

高纬是历史上有名的昏君,继位后,宠信奸佞,沉溺玩乐,连朝臣都很少接见,有“无忧天子”之称。《北齐书》载其“罕接朝士,不亲政事,一日万机,委诸凶族。”即使没有冯小怜,也会有李小怜、张小怜。再说,冯小怜婢女出身,只是个宠妃,既没权力,又没太多学识,史书上也没有她干预朝政、祸乱后宫的记载,她的职责就是以自己的色艺服侍皇帝,让皇帝满意舒服。尽心尽力受皇帝宠爱,实在算不上多大的罪过。

南北朝时期北齐后主高纬左皇后,冯小怜的一生可悲吗?

不仅如此,高纬是个喜怒无常、残暴狠毒的“疯子”,他曾经宠幸宫廷艺人曹僧奴的女儿,仅仅因为一次服侍不周,他就命人活活剥下了曹美人的脸皮。有一次,为了取乐,他还让人把一个宫女脱光衣服,放进装满蝎子的大盆里,一边听宫女被蜇得鬼哭狼嚎,一边哈哈大笑。

天天侍奉在这样的“疯子”身边,冯小怜又怎敢不使出十八般武艺,将高纬服侍的满满意意呢?

二是贪玩误国。公元576年,北齐的死敌北周,发兵15万分三路攻打北齐重镇晋州。守城将领派人三次向都城禀报军情,此时的高纬正在和冯小怜等一班后妃宠臣打猎。后主准备返回,但冯小怜请求再玩一局,后主顺从了冯小怜的要求,当抵达晋州时,城池已经快被攻陷了。

后人以此诟病冯小怜贪玩贻误战机。《北史》对此记载比较简略:“周师之取平阳,帝猎于三堆,晋州亟告急。帝将还,淑妃请更杀一围,帝从其言。”

但据《资治通鉴》载:齐主方与冯淑妃猎于天池,晋州告急者,自旦至午,驿马三至。右丞相高阿那肱曰:“大家正为乐,边鄙小小交兵,乃是常事,何急奏闻!”至暮,使更至,云“平阳已陷”,乃奏之。齐主将还,淑妃请更杀一围,齐主从之。

不难看出,当时压下军情、劝后主继续玩乐的是右丞相高阿那肱。高阿那肱是有名的奸佞,位高权重。连丞相都说了,边境不过是小小的交兵作战,作为职责就是服侍皇帝、玩兴未尽的嫔妃,怎么会影响后主决策呢?如果高阿那肱当时就让军使汇报军情,并力劝后主,高纬还会因为冯小怜的一句话而不管不顾边关军情吗?

三是贻误战机、扰乱军心。后主到达前线后,命令挖地道攻城,挖出缺口后,将士们想马上攻入,但后主却下令暂停攻击,派人去叫冯小怜一起来观看。可冯小怜正在梳妆打扮,等赶来时,北周军队已经用木头将缺口堵死。下令停止进攻,让冯小怜来观看的是后主高纬,冯小怜作为嫔妃,接到皇帝传诏,在那个“女为悦己者容”的朝代,适当妆扮一下,是对皇帝的尊敬。同为南北朝时期的南梁元帝萧绎之妻——半老徐娘徐昭佩,不就是因为为老公画“半面妆”,而被萧绎视为不敬,最终赐死了吗?

南北朝时期北齐后主高纬左皇后,冯小怜的一生可悲吗?

其后不久,两军交战,后主和冯氏并骑观战,“东偏少却,淑妃怖曰:‘军败矣!’帝遂以淑妃奔还。”(《北史》)——东边(北齐)军队稍一后退,冯氏就吓得大喊:“我军败了!”后主于是带着冯小怜等人往后跑。

这是后人非议冯小怜扰乱军心的又一罪证。冯小怜整天呆在宫里,没见过两军交战的场合,吓得大呼小叫,也算情理之中。据《资治通鉴》载:东偏少却,淑妃怖曰:“军败矣!”录尚书事城阳王穆提婆曰:“大家去!大家去!”齐主即以淑妃奔高梁桥。可见,鼓动大家逃跑的是穆提婆——此人是高纬报导母之子,也是个大大的奸臣,其后不久就投降了北周。

皇上一跑,就会影响军心。当时身连的将士就力劝后主,说两兵交战,进进退退很正常,不用担心。“齐主将从之。穆提婆引齐主肘曰:‘此言难信。’齐主遂以淑妃北走。齐师大溃,死者万余人。”(《资治通鉴》),影响军心、鼓动后主逃跑的罪魁祸首,自始至终都是穆提婆。

从“皇后”再到“礼物”。公元578年,北周大军攻灭北齐,高纬和冯小怜等皇室人员都被押至长安。虽然成了亡国奴,但高纬对冯小怜一直念念不忘,向周武帝宇文邕请求把冯小怜还给她。周武帝说:"朕视天下如脱屣,一老妪岂与公惜也!"仍以赐之——我视天下也不过像脱鞋子一般,一个老太婆有什么不舍得呢!“就把冯小怜又赐给了他。

同年十月,周武帝以谋反罪名诛杀了高纬,把冯小怜赐给代王宇文达,宇文达特别宠幸她,宇文达的妃子李氏觉得受到冷落,就和冯小怜争风吃醋,“达妃为淑妃所谮,几致于死。”(《北史》)——李氏被冯小怜所馅害馋言,差点丢了命。

关于冯小怜馋言李氏之说,感觉于情理不符——冯小怜极受宠爱,受到冷落的是李氏,冯小怜有必要去馅诲李氏吗?冯小怜有一次弹瑟琶时突然断了弦,写了一首诗:“虽蒙今日宠,犹忆昔时怜。欲知心断绝,应看胶上弦”,看得出,她一直念念不忘高纬昔日对她的爱怜,也根本无心去争宠吃醋。

宇文达死后,当时的隋文帝又将冯小怜赐给李氏的哥哥——宇文达的大舅哥李询做婢女,想到自己女儿就是因为和冯小怜争宠,差点丢命,李家母子当然不会让冯小怜好过,让她天天穿着粗布衣服舂米、干粗活,580年,李母逼其自尽。

从一名婢女被当成“礼物”送人,受到宠幸后又像玩物一样,众目睽睽之下玉体横陈,冯小怜的人生看起来幸运,但未必幸福。及至后来国亡被俘,又被人像礼物一样送来送去,最终又回到了原点,成为一名婢女,即便如此,也难以自保其身,其命运的辗转曲折,着实堪怜。

更令她想不到的是,悲惨的命运结局非但没有博得世人的同情,反而留下了红颜祸水、亡国妖女的恶名。就连应得的“左皇后”名份也不被后人承认——晋州之战中,后主高纬“称妃有功勋,将立为左皇后,即令使驰取祎翟等皇后服御。”“内参自晋阳以皇后衣至,帝为按辔,命淑妃著之。”(《北史》)

虽然史书没有明确记载后主说她有什么功勋,但封其为左皇后是明明白白有记载的,而且皇后的衣服还是皇帝亲自帮她穿上的,即便如此,史书还是以“淑妃”称之。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