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传闻:清代中兴大臣曾国藩出生前曾天有异兆

2020-04-13 11:16:38阅读:102来源:历史记
标签: 曾国藩 清朝
广告id2-600x50

曾国藩(1811--1872年)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他从湖南双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以一介书生入京赴考,中进士留京师后十年七迁,连升十级,37岁任礼部侍郎,官至二品。紧接着创见因母丧返乡,恰逢太平天国巨澜横扫湘湖大地,他因势在家乡拉起了一支特别的民团湘军,历尽艰辛为清王朝平定了天下,被封为一等勇毅侯,成为清代以文人而封武侯的第一人,后历任两江总督、直隶总督,官居一品,死后被谥“文正”。

曾国藩出生前的异兆

历史上非同凡响的人在降生时总会有一些异兆。或者母亲梦见什么龙啊熊啊什么的,或者一道白光钻入腹中,然后这个幼小的伟大人物,就奉神仙的旨意开始历经无数磨难,逐步成就伟业。清代被称为“中兴”大臣的曾国藩也没有逃出这种俗套,只不过这种异兆不是由他母亲梦见的。

一切都要从嘉庆十六年(公元1811年)十月十一日的那个夜晚开始说起,在湖南省长沙府湘乡县荷叶塘一个叫白杨坪的村庄里发生了一件充满传奇色彩的事情。

深夜,在隆冬中酣睡的村庄不时传来几声狗叫声,显得格外静谧安详。给人一种不是世外桃源,胜似世外桃源的错觉。

村庄里有户人家姓曾,世代务农,不大不小的院落收拾的干净利落,被一株苍老巨大的白果树覆盖着。

惊世传闻:清代中兴大臣曾国藩出生前曾天有异兆

一位须发皆白的古稀老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还不停地痛苦地呻吟着,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要把他吞了似的。老人被吓得猛然醒来,浑身冷汗直冒,再也没有睡意,恰巧这时已经金鸡唱晓,看看外面的天空已经微微发亮,老人伸伸腰,起身来到了庭院。

想想刚才做的梦,老人还心有余悸:天空中云雾弥漫,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一条巨大的蟒蛇在满是雾气的空中盘旋,呼地一下便降到院子上空,盘旋几周后,突然将半个身子探进屋里。大蟒蛇双眼闪着幽蓝的光芒,浑身黝黑,嘴里吐出血红的信子,嘶嘶声在耳边响个不停。大蟒蛇近在咫尺,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老人,不是老人不想跑,实在是被吓得不知道怎么迈腿了。

正是这个恶梦把老人从睡梦中惊醒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做这样的梦,老人摇摇头,抬起头不解地看着天空。

漫天的雾气还没有完全散去,天边露出了隐隐的红色,朝阳就要升起来了,老人深吸一口气,习惯地拿起扫帚打扫满地的落叶。扫了一会儿,便觉得腰有些酸,看来不服老是不行了,想想当年和佣人们一起下地干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一样。

老人挺直腰板,不经意地抬了一下头,猛然看见有一条巨蟒从房顶上婉蜒进入院落。他着实被吓了一跳,连手中的扫帚也掉在了地上,但再仔细一看,原来是房后白果树旁的那株老藤,攀援着白果树,越过正房,进入了院落。梦境中的蟒蛇与现实中的劳滕何其相似,更令他心跳不止。

就在老人还在为梦境和现实左右狐疑的时候,忽然传来“哇”的婴儿啼哭声,异常响亮。

接着,老伴便颤悠悠地走过来说:“孙媳妇生了,孙媳妇生了。”

“男娃还是女娃?”

“是个胖崽!”

老人喜上眉梢,慌忙跟随老伴进入西屋。只见红烛光下,孙媳妇抱着刚生下来的婴儿,满脸幸福。婴儿额头四四方方,双眼还没有睁开,肤色光亮晶莹,在昏黄烛光里,好像是梦中的蟒蛇发出的光泽一样。老人浑身打了个寒战:“这可就奇怪了,难道这个孩子是巨蟒转世!”众人疑惑地看着老人:什么巨蟒不巨蟒的,好好的婴儿怎么就跑出巨蟒来了。

于是,老人把昨晚的梦境和刚才在院子中的错觉讲给大家听。大家听到这种奇怪的事情,不免心中发虚,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历史上有两个人物大家都非常熟悉,一个就是西汉末年的王莽,据说是白蟒化身,另外还有一个唐朝名将郭子仪,据说也是蟒蛇投胎。现在轮到了曾国藩,既然和蟒蛇沾边了,当然希望成为大将郭子仪,而不是不得善终的王莽。

看着子孙们疑惑不定的神色,老人开心地说:“当年郭子仪出生时,他的爷爷就做了大蟒临门的怪梦,后来郭子仪当上了唐朝兵马大元帅,成为一代大富大贵的名将。今天蟒蛇进入我曾家家门,正好婴儿降生,这分明是一个祥兆,以后这个孩子一定能光大我曾氏家族的门楣!”

这位年已古稀的老人正是曾国藩的曾祖父曾竟希,看来,这老人还有那么点学识,起码不是目不识丁,他把怀中婴儿和郭子仪相比,说明他多么渴望摆脱世代务农的局面,希望曾家能出个人中龙凤。

因为曾国藩出生的时候,他家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农户,祖上的几代人都是务农的。自祖父向上推溯,至少五六百年连个秀才都没有出过,如果说丢人不妥吧,起码是颜面无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所以祖父曾竟希特别希望出现个文曲星,以便脱掉农民家庭的帽子,光宗耀祖,也不白白来世间走一遭,到了阴曹地府也可以向曾家祖先有个交代。

看着如醉如痴的老头子,极其孝顺的曾家子孙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个梦想,同时也是一个希望和寄托,所以对怀中婴孩是蟒蛇转世、郭子仪再生的说法都深信不疑。

曾国藩出世后,曾家便实现了真正的四世同堂,此时,曾祖竟希公70岁、祖父玉屏37岁、父亲麟书21岁,祖孙虽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但都比较健壮。于是,全家欢天喜地,杀猪宰羊,庆祝四世长孙的降生,盼望他将来能光耀曾家的门楣。

白杨坪不大,再加上寒冬腊月,农村里的人闲来无事,便把曾国藩是蟒蛇投胎的异相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谈,所以,很快曾国藩是蟒蛇投胎的说法就在当地传开了。后来,随着曾国藩的名气越来越大,这个说法在中华大地上越传越远。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曾国藩就被人们认为是蟒蛇投胎了。

无巧不成书,在曾家后宅,有一株苍藤缠绕在古树上,已经枯槁了很久。这条巨藤很像一条巨蟒,乡人称它为蟒蛇藤。可是,在曾国藩出生后,奇迹出现了,这条巨藤又活了过来,藤叶藤枝,迎风摇曳,得意洋洋;等曾国藩死后,这条巨藤就叶落枝枯,不久就死了。这是由于巨蟒投胎的曾国藩和这个灵藤相应,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曾国藩从小就听别人无数次说起过这个蟒蛇的故事和房后那株古藤的传说。但他一直都只是把它当作故事来听,没有跟自己联系在一起。但同时,他又朦胧地觉得自己似乎不平凡,将来可能大有作为。

关于蟒蛇转世的传说,有很多类似的故事。

据说有一年,曾国藩已经进入私塾读书了。整天埋头在艰涩难懂的古文中,都快闷死了。正月十六到了,乡下出嫁的女儿要回娘家,母亲便带他准备去外婆家。一大早舅舅就划了船来接,于是他和母亲、妹妹上了小船,小船慢悠悠地划行。江水清澈见底,游鱼在小船两旁缓缓游动,曾国藩时而看着远去的山峦,时而爬在船边数着游鱼。突然,母亲一声尖叫:“蛇!”小船随着母亲的叫声歪斜了一下,曾国藩站立不稳,便掉进了江水里。母亲和舅舅大惊失色,急得要跳水救人,却见曾国藩抱着一根木头稳稳地浮在水面上。舅舅把船轻轻划过去,伸过船桨把曾国藩拉到船上。母亲惊奇地说:“刚才明明是一条大蟒蛇游过来的,怎么会是一根木棒?”这件事传开后,曾国藩“巨蟒转世”的说法更被越说越玄。

还有,曾国藩长了一身蛇皮癣,青少年时期还没怎么发作,但到了35岁以后,癣疥一天天严重起来,变得奇痒无比。曾国藩常常坐立不安,不断抓挠,样子活像个猢狲。曾国藩的满身蛇皮癣疥,被好事者说成是蟒蛇的鳞片也被后人看作是巨蟒“鳞体”的根据。

曾国藩还有一个奇怪的爱好——最爱吃鸡,却又最怕鸡毛。当时的紧急公文,在信封口处往往要粘上鸡毛,俗称鸡毛信、鸡毛令箭。每当曾国藩见到这种信,总是毛骨悚然,如见蛇蝎,必须要别人帮他取掉鸡毛,他才敢拆读。古时候曾有这样的说法:“焚烧鸡毛,毒蛇闻气就死了,龙蛇之类,也畏惧畏这种气味。”曾国藩对鸡毛害怕到这种程度,难免也被人理解为蟒蛇转世。

在封建国家,转世之说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俗话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丁”,每个人都是星,都是转世来的。所以,大家传说曾国藩是“巨蟒转世”,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曾竟希老人梦到蟒蛇和后园古藤是可以联系上的。古藤盘环如蟒,老人天天和古藤相伴,他梦到巨蟒入室,实际上是古藤在老人脑海里的影像。正所谓,日有所见,夜有所梦。

古时候疥癣患者很普遍,既难治好,又容易传染,曾国藩的患上一身疥癣也在所难免,为何偏偏只是曾国藩一人的蛇皮癣就是蟒鳞片呢?显然有些牵强附会。

曾母肯定是看走了眼,把一根水中的木头看成了蟒蛇,因为曾母脑中也充满了儿子是蟒蛇转世的神话,所以很容易看走眼。否则的话,曾国藩早就葬身蟒蛇之腹了,哪里还有后来的“中兴”名臣。

怕鸡毛也不是莫名其妙,有皮肤病的人见到毛皮、毛发,包括鸡鸭毛、兽毛等就害怕,科学上称这种现象为皮肤过敏症,是一种恐怖病,跟恐水症、广场恐惧症、高空恐惧症一样。实际上,蟒蛇类动物并不惧怕鸡毛,蛇以鸟、鼠为主要食物,见了恨不得一口吞下去,怎么会惧怕呢?

事实上,像“巨蟒转世”之类的传说,用到曾国藩这样高官显宦的人身上,就很容易流传开来。文人墨客、好事之人,往往喜欢捕捉奇闻异事,于是不加分析地把这个“巨蟒转世”的奇闻记录了下来。其他的小说、传奇、轶史之类也都有记载,于是曾国藩“巨蟒转世”的传说便流传开来。

其实关于曾国藩的这些说法,有的是巧合,有的干脆就是神话。不过,这些说法都说明曾国藩在当时人们心目中确实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孔子说过,名不正言不顺,当他的名正了,人们追踪他和崇拜他的能量就强了。给曾国藩冠以神话般的出身才能和他传奇的一生想对称,这实际上是想说明曾国藩确实不是一般人。

不管这种故事有几成是真实的,这些传奇随着曾国藩的逐步飞黄腾达不胫而走。对于曾家来说,不管曾国藩是不是巨蟒转世,作为父亲的曾麟书总之非常高兴,因为终于有一个儿子可以去实现自己未实现的梦想了。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