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萧何为什么要置韩信于死地?

2020-09-14 14:55:24阅读:56来源:历史记
标签: 萧何 汉朝
广告id2-600x50

汉高祖五年(前202),持续数年的楚汉战争结束,刘邦称帝,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战果。但是也千万不要把刘邦“枭雄”化,仔细翻阅史书就会发现,刘邦从固陵一役败北算起,“常败将军”的名号是当仁不让:高祖二年,刘邦率五十余万人伐楚,至彭城。项羽率三万精兵击汉军,大破之,汉兵死者十余万人。刘邦带着数十余人仓皇逃遁,为了逃得快,一路上几次要将女儿推下车。这一仗,刘邦的父亲和皇后也被项羽捉去;

高祖三年,刘邦被项羽包围在荥阳,矢尽粮绝,将军纪信假扮刘邦模样诈降,让刘邦率数十余骑狼狈而逃;

刘邦收兵守成皋,又被项羽包围,只得再次败退,逃入韩信军中,收韩信之军。汉军出陈仓,就是“用韩信之计”。以后井陉之战,充分显示了韩信的谋略和军事指挥天才。收赵定齐,韩信立了大功。杀死龙且,斩断项羽臂膀。刘邦几次大败,末了都是从韩信那里收精兵,方能再战。

高祖五年,楚汉决战垓下。开始韩信、彭越不在,刘邦大败,“深堑而守之”。后来用了张良的妙计,愿与韩信、彭越“共天下”,把两人哄了来。垓下之战,据《史记》记载,“淮阴侯将三十万自当之”,整个战役,全由韩信指挥,垓下之战实际上成了韩信之战。呼风唤雨,波澜壮阔,四面楚歌,英姿飒爽的韩将军与气拔山河的楚霸王在垓下谱写了一篇“火星撞地球”的史诗对决。

埋下祸根

然而,谁也想不到,刚刚葬了项羽,刘邦就“驰入齐王壁,夺其军权”。好一个“共天下”,原来指的是“共同打天下”。司马迁在写韩信传的时候,用了很大一段文字描述蒯通劝韩信自立为王:楚、汉相争三年,在京、索之间相持不下,兵疲民困,刘邦与项羽双方都无力“息天下之祸”!唯有韩信接连打胜仗,兵强马壮,且“据强齐,从燕、赵”,正好“三分天下,鼎足而居”。这一段文字,十分精彩,恰似诸葛亮《隆中对》的最早版本。不但如此,蒯通又引了“兔死狗烹”,文种被害的故事告诫韩信,但韩信忠诚于刘邦,执迷不悟。韩信的可爱在于他身上具有一种当代美国式的那种自信和坦率,他心里有什么话都敢于说出来,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比如举几个例子:事例一:

他平定齐地之后,不顾忌讳,公开给刘邦写信说:“齐国这个地方民风刁悍复杂,请让我代理这个地方的王(假王),镇一镇这个地方的邪气。”有人说韩信这是借机向刘邦邀功,其实在寒心心里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小九九,他就是为了替刘邦稳定齐国而已。却不知,他的无心之过已为他的死埋下伏笔事例二:

韩信被贬后,曾经在大街上看到了吕后的妹夫樊哙,如果要用现在人的看法,自己这么倒霉的时候看到了皇后的亲戚,那还不赶紧上去巴结一下,跟吕后套套近乎!(彭越就是这样没出息,在蜀地被发配的时候看到了吕后跪着求吕后把他调回老家去养老。)韩信偏不,笑咪咪的骂樊哙:“看见我来了还不磕头!”樊哙慑于韩信往日的威望,马上下马磕头:“能在这里看到大王真是很荣幸。”韩信哈哈大笑,敲了敲樊哙的脑袋:“你是侯,我也是侯,用不着再像以往那样下跪了!唉,真没有想到,我韩信今天居然沦落到和你以及周勃这样的大老粗为伍!”说完了扭头就走,一点都不在乎樊哙射向他背后那怨毒的目光。

揭秘:萧何为什么要置韩信于死地?

事例三:

被贬后在皇宫和刘邦聊天,刘邦试探着问他:“韩信啊,你说句实话,你说我这样的去带兵打仗,凭我的才能到底能带多少兵啊?”说完后可怜巴巴的看着韩信,希望他看在自己是皇帝的份儿上能鼓励一下。韩信脑袋一晃,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您最多也就带十万兵吧,再多了肯定乱套。”刘邦气得目瞪口呆,挖苦地回击了一下:“那你呢?”韩信仍没想:“我当然多多益善了。”刘邦更气了,说了一句非常小家子气的话:“多多益善,那我为什么是皇帝,而你只能供我驱策呢?”韩信这才知道把皇帝给气着了,赶紧给了个台阶下:“您善于统帅将领嘛,所以我带多少兵都是你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明摆着是敷衍皇帝,刘邦无论如何也乐不起来了。

功高震主

韩信可以打天下、安天下,但有时,他确实过于单纯,这是自信的一种体现,但是,在现实中却与“为官之道”显得格格不入

后人都说韩信是死于吕后和箫何之手,“成也箫何,败也萧何”。其实,猜忌——削权——杀头,这正是功臣枉死的三部曲,只不过,天下算尽的韩信却百密一疏、没有算到这一点。韩信功高,有奇谋、善用兵,刘邦岂能容他?韩信之后,彭越、琼布也为刘邦所害,只有聪明的张良,深知“兔死狗烹”之理,托言辟谷,跑到深山里去避祸。可以说,韩信被杀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项羽鼎盛时,那些拥有军事实力的异姓王,显然是最后灭楚的主要力量,他们在整个楚汉战争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随着项羽的败亡,异姓王作为政治砝码,在刘邦的政治天平上,分量陡然增加了。这些异姓王拥有兵权,论军事力量,刘邦很难与之匹敌。历史处在转折的关头,如何对待异姓诸侯王,将关系到刘邦能否稳坐江山的问题,尤其是那位“勇略震主”的韩信,更成为刘邦心中大患

陈平献计

汉王朝迁都长安,固然占据了秦中天险,然而汉初民心未集,社会依旧动荡不安。刘邦迁都刚刚两个月,叛乱事件就相继发生。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七月,燕王臧荼起兵叛乱,刘邦亲自率军征讨。最后臧荼兵败被俘,刘邦立卢绾为燕王;接着,原项羽的部将、颖川侯利己也举兵叛乱。刘邦再一次将兵亲征。

未几,高祖凯旋而归,班师回到长安。元旦佳节,受大臣庆贺,于是就大摆宴筵,与群臣共度良宵。闲暇之时,想起项羽的遗臣,还有一个钟离昧至今仍没有拿获,心中仍旧有些惴惴惴不安。于是再次严令通缉,要求必须拿获归案。不久,有人通风报信,说钟离昧隐藏在下邳,由楚王韩信收留。高祖听说后,大惊失色,他本来就担心韩信功高盖主、犯上作乱,此次又添了一个钟离昧,居于韩信幕下,怎么不让人担忧呢?于是马上派使诏谕韩信,令他速速拿获钟离昧到都城。

钟离昧与韩信同为楚人,素来相识,此时走投无路,才投奔韩信,韩信念顾旧情收留了他。接到高祖诏书时,他仍不忍将钟离昧献出,只是托言钟离昧来到此处,要差吏严加审查。使臣如实禀报,高祖将信将疑,总难以放下心来,因此潜派人员飞马到下邳附近,探查虚。正碰上韩信出巡,车马喧腾,前后护卫,不下三千人,声势很是显赫。打探消息的人把上述情况向汉高祖汇报,并说韩信有谋反的迹象。

揭秘:萧何为什么要置韩信于死地?

高祖急忙召集各个将领,询问对付韩信的办法,诸将纷纷摩拳擦掌,一齐向高祖进言,要求举兵讨伐韩信。商祖默不作声,诸将不知所措,陆续退出。恰巧陈平进见,高祖便向他问计,陈平料定韩信没有谋反,但不便替韩信辩护,就说形势在缓慢地发展,欲速则不达。高祖急不可耐,说:“诸将都请求我发兵征讨韩信。”陈平接着问道:“陛下如何知道韩信谋反?”高祖说:“已有人密书奏报,谋反情况属实。”陈平又问道:“除有人上书密报外,有没有人知道韩信谋反的具体情况?”高祖回答说:“还没有听说,想必没有人知道。”陈平认为仅凭上述情况,不足以作为谋反的罪证,而且除上告者外,没有人知道这件事,韩信本人也不知道。陈平因势利导劝说高祖,他认为兵不能胜楚,将领的才能又不及韩信,如果突然发兵攻击韩信,使战事突起,恐怕使韩信不反也反了,因此现在就采取军事行动不是万全之策。

高祖忙追问陈平怎么办。陈平向高祖献计说:过去皇帝出外打猎,一定会聚集群臣并召见他们。南方有个地方叫云梦泽,以适猎而出名。陛下可以伪称出游云梦进行狩猎。召集所有的诸侯王,会聚陈这个地方。陈与楚地毗邻,韩信既然为楚王,并且听说高祖在闲暇之时出游打猎,一定会来拜见,趁他拜见的时候,只需一两个武士就可以将韩信拿下。高祖对此计大为称赞,当然对阵平言听计从。便马上遣使四出,向各封国传达诏书,称高祖将南游云梦,令诸候在陈地会集,各封王的诸侯不知有诈,一律服从诏令。

钟离昧之死只是韩信得到诏令时疑虑重重,他被高祖两次剥夺兵符,已知道刘邦心机诡诈,所以格外留心。这次高祖驾游云梦,命令诸侯在陈地会集,更觉得莫名其妙。韩信得到诏令时犹豫不决。

这时,他的幕僚有人向韩信进言,说他并无过失,不会遭到刘邦的忌恨,现在只是收留了钟离昧一人,不免违命。如果把钟离昧杀了,把他的首级献给刘邦,刘邦一定高兴,那还有什么担忧呢?韩信觉得很有道理,便去见钟离昧,吞吞吐吐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钟离昧已经觉察出韩信的心迹,劝说韩信说:莫非因为他呆在这里,而让韩信得罪了刘邦?汉军之所以不来攻伐楚地,就是因为担心韩信和他同仇敌忾,共同抗拒汉军。如果把他献给刘邦,那么韩信不久也会重蹈覆辙。一面说,一面看韩信的脸色,只见韩依然阴云密布,便起身大骂韩信反复无常、不仁不义,随即悲愤交加,拔剑自杀。韩信见钟离昧已死,便割下他的首级,带了几名贴身随从,直接奔向陈地,拜见高祖刘邦。高祖派出使臣之后,不等他们回来复命,便向洛阳进发,一直来到陈这个地方。这时,韩信已经等侯够时了,一见御骂到了,便即刻去拜见,并把钟离昧的首级献上,本打算得到高祖的嘉奖,然出人意料地听高祖厉声说:“快把韩信给我拿下!”话未说完,已有武士走近韩信,把他反绑起来。韩信如梦初醒,仰天长叹道:“果然像人们所说的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死。现在天下已定,我韩信也该死了!”高祖刘邦听着,怒目圆睁说:“有人告诉我,你要犯上作乱,所以要拘捕你。”韩信若有所思,不作过多的辩解,任凭武士把他捆缚车后。刘邦就押着韩信,仍然由原路返回洛阳。

揭秘:萧何为什么要置韩信于死地?

韩信之死

刘邦回到洛阳,因韩信谋反证据不足,只是削夺他的楚王封号,贬为淮阴侯。韩信自从被削夺封号之后,这位功勋卓著的汉家将领,随即移居长安。他认为刘邦忌恨他的才能,终日怏怏不乐。忧愤之时曾与代地的陈豨话别,发泄心中的愤懑之情并打算联手对付刘邦。不久,陈豨谋反,高祖刘邦亲率大军征讨,韩信找了个借口没有跟随去,刘邦也没有勉强他。但将所有国都中的政事、内部事务委任给吕后,外部事务委任给萧何,才放心前去伐陈。吕后想乘机操纵权柄,做点惊天动地的事来,以使人畏服。正巧韩信的舍人因得罪了韩信,被韩信囚禁并准备杀掉,于是舍人的弟弟向吕后告发韩信有谋反的举动,说韩信已和陈豨串通好,准备乘夜间不备,打开监狱,释放四犯,然后袭击吕后和太子刘盈。史书中都说“吕后对此深信不疑”,可她真的信吗?不,现在信与不信已经不要紧,她只需要一个能将韩信处决的罪名就行,管你是证据确凿、还是“莫须有”。

原想召韩信进宫,担心他不肯从命。因此吕后与箫何共谋,特别派遣一名心腹吏役,假扮士兵,只说由高祖派回来传递捷报,平叛已经得胜,陈豨已经被杀,令列侯群臣进宫庆贺。韩信仍然称病,杜门不出。萧何借着问病的名目,亲自来探韩信,劝说韩信应该入宫道贺,以消解众人的猜疑。韩信听了箫何的话,不得已随何入宫。

谁知宫门里面早已埋伏好武士,等韩信一进门,就一拥而上把韩信拿下。韩信急忙回头向箫何求救,箫何早已避开,只有只后满脸怒容,坐在长乐殿中,一见韩信被押了进来,便娇声喝道:“你为何敢与陈豨串通,作为内应?”韩信答辩道:“这话从何讲起?”吕后喝问:“现在已接到主上的诏命,陈豨已束手就擒,供出由你指使,所以造反,况且你的舍人亦有书信告发,你谋反情况属实,还有什么说的?”韩信还想申辩,偏偏吕后不容分说,竟下令武士将韩信推出,就在殿旁钟室内,处以死刑。韩信临死之时,仰天长啸:“我不听蒯通的话,反为女人所陷害,难道不是天命吗?”。

不可一世的韩信,最终死于一个女人之手!

“反叛”一说的由来

不少人认为,韩信是因为谋反而被杀,这种说法的依据有:

第一,早在楚汉之争的紧要关头,韩信就邀功请赏,逼刘邦封他为齐王,完全暴露了野心家的嘴脸,因而楚汉战争一结束,刘邦就剥夺了他的兵权,并徏封为楚王;

第二,韩信到楚地后,一是在楚王府中隐藏被刘邦通缉的项羽败将钟离昧,当有人报告刘邦时,刘邦下诏命韩信遣送钟离昧入都,韩信则托言钟离昧并不在此,派使者回报刘邦销差。二是韩信初到楚地,经常陈兵出人,车马喧嚣,声势显赫,似有谋反之意;

第三,公元前200年,韩信勾结代相陈豨再次阴谋叛乱,怂恿陈豨在代地举事,他在都中起事,两相呼应,共取天下;

可是这些根本经不起推敲,韩信做齐王时,实力强大,蒯通一劝再劝,坚决不反;当了楚王,仍有一定实力,也不反;只待一个兵都没有的时候才反?韩信莫非神经有问题?况且,韩信与陈豨的对话,应是两个人之间的密谋,泄露出去,定有杀身之祸,可后来却被记载于史书之中,而且还描述的绘声绘色,言外之意,韩信只差在脑门上贴个大大的“反”字了。

结语

还是那句话,历史是胜利者编撰的,刘邦总要为诛杀韩信给个理由,毕竟韩信为汉朝立下汗马功劳,其他罪名也不至于死罪,只有“谋反”一说,在历朝历代都可以“斩立决”,于是,韩信一世英明却在死后背上了“逆贼”的名号

回顾韩信的一生,自从萧何追信回来,刘邦登坛拜将,当时何等重用?垓下一战,如果不是韩信足智多谋,围困项王,高祖刘邦也未必能这么快取得天下,他的十大功劳就这样一笔勾销了。以前曾力荐韩信的箫何,后来反而向吕后献计,诱骗韩信入宫,把他处决,这难道不可叹吗?有人为韩信的悲哀而吟诗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原本就是一句公论。

韩信之死,萧何固然难辞其咎,但是,归根到底,还是韩信不谙帝王之术,更不懂得急流勇退,才招来刘邦的猜忌,这样一来,哪怕再小的无心之失也会掩盖所有功劳,所以,韩信的死既是意外,又像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