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景阳冈打虎背后的真相

2020-09-08 11:15:10阅读:20来源:历史记
广告id2-600x50

去年夏天京城老虎伤人事件引发的舆论风波尚未平息,今年大年初二,南方某地动物园又发生了同样的惨剧,将老虎再次置于风口浪尖。其实人与老虎的正面冲突由来已久,历史上单独个体在面对百兽之王时表现出的也不全是无助和渺小,也曾涌现过武松这般的壮汉暴打庞然大物,更别提李逵这种令老虎团灭的魔头了。

武松打虎的故事人尽皆知,最早出自施耐庵所著的《水浒传》中,经世代传颂成为佳话。表面来看,讲述了一个壮年男子不顾当地工作人员多次劝阻、多处警示标志的提醒强行闯卡,于荒郊野岭与野生猛兽狭路相逢,最终战而胜之,成为一代榜样的故事。但细细读来,书中似乎不止单纯为了塑造武松无比神威的英雄形象,种种细节和疑点还表明在这个事件背后另有玄机。

武松景阳冈打虎背后的真相

1、官府

先来看看这个故事的发生:

在山东阳谷县治下的景阳冈上出现了一只极大的大虫,夜夜出来伤人。过往客人,不计其数,都被这畜生吃了(当地酒家描述死亡二三十人之多)。官府组织抓捕未果,只得张榜告示过往商客需结伴白日过岗。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只猛虎出现了有一段时间了,而且伤人无数,在一个县里发生这么多起严重的群死群伤事件,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面临着重大威胁。作为当地领导,阳谷县知县并不是真的拿这虎无计可施,而是根本没有当回事,只是简单地下令督促乡里和猎户处置

官府不出力也就算了,亦可采用当时流行的悬赏方式,通过金钱刺激那些不要命的勇士出手,广泛发动社会力量,即使不能杀死老虎,至少也能有所创伤,让其不能肆无忌惮,但知县也没有这样做。只是在沿途酒家、进出要道、景阳冈内多处张贴告示,提示过往客商限时(9点—15点)组团通行,似乎这样已算完成了义务。

2、上户

阳谷县虽不如一线城市那么发达,但商业往来频繁,也是个充满生机和蓬勃发展的县城,景阳冈作为进出阳谷县的必经之路,出现恶虎伤人,严重阻碍了通行,受影响的除了当事人,损失最大就是当地的那些商人——经济条件良好的上户。所以,他们内心迫不及待是想要去掉这个大患的,表现在当得知武松打死了老虎,第一时间本乡上户、猎户三二十人,都来相探武松;众多上户牵一只羊,挑一担酒,都在厅前伺候;众乡村上户,都把段匹花红来挂与武松,这几处都透出了上户对于武松除掉拦路虎是发自内心的和感谢。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就是当县级领导在接见武松时,知县在厅上赐了几杯酒,将上户凑的一千贯钱(此钱并非公开悬赏),赏赐给了武松。对于打虎英雄的表彰,知县只是赐了酒,而赏钱的来源却是通过上户,并且有一千贯之多(换算过来有十多万,当年鲁提辖乱拳打死郑屠后,遭到通缉时官府也是悬赏一千贯)。由此可见,上户们是将除虎的希望都押给了官府,但官府的不作为使得虎患越演越烈。

3、猎户

知县一方面拿了上户的钱,一方面杖限各乡里正并猎户人等打捕,也就是不分缘由,限期抓不住老虎就责罚猎户,被逼无奈,来不及部署和研究战术的猎户们只得硬着头皮上,结果不仅没有伤到老虎丁点皮毛,反而接连折了七八个,白白浪费了有生力量。

时间一长,在前有猛虎的爪子,后有知县的板子夹击之下的抓捕队实质上成为了一种敷衍,听着每次有十多个人的队伍,但实际只有两名猎户伪装成老虎的样子冲在一线,设置窝弓药箭进行埋伏,这样顶多只能吓唬吓唬老虎,完全没有击毙它的可能,毕竟跟性命相比,屁股挨点板子也能忍。

4、酒家

身后几里处的景阳冈有恶虎盘踞,按道理处在外围的酒店应是高度警惕和重视。但当武松来到“三碗不过冈”酒店时,酒家是等到武松狂饮十八碗酒,准备离去时才告诉对方山岗进不得,书中是这样描写的:武松手提梢棒便走。酒家赶出来叫道:“客官那里去?”武松立住了,问道:“叫我做甚么?我又不少你酒钱,唤我怎地?”酒家叫道:“我是好意。你且回来我家看官司榜文。”

从这个对话可知,酒家一开始就知道眼前这个客官是要赶路的,是要经过景阳冈的,但他却没有从一开始履行告知义务,而是等耗过了时间(说话时已经接近15点了),才对武松说明。不如就我此间歇了,等明日慢慢凑的三二十人,一齐好过冈子。此话挑明了酒家的真正目的,让客官留宿一晚,还需慢慢凑够了人数方能出行,不曾想武松艺高人胆大(喝了那么多酒,胆子更有buff),义无反顾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5、老虎

景阳冈是个什么地方,实际上就是荒山野岭,人烟稀少,野兽丛生,这对于老虎来说,是个极好的栖息地,但这个大虫出现在武松面前时,却是又饥又渴。

这就奇怪了,景阳冈附近生活着很多猎户,说明这地物产丰富,有不少人专门依靠狩猎为生,按理说老虎完全可以猎捕其他小动物满足自身需求,况且人从来都不是老虎的最佳进食对象,换言之是实在没得吃了才会无奈选择袭击人类,那是什么导致老虎饥不择食,对侵入领地的人非要斩尽杀绝呢?

由此看来,在武松这个外部力量偶然介入之前,与此事件相关的几方势力都处于非正常的状态,尽管如此,大家都还能在危机笼罩之下有序的生存、生活,通过梳理,在景阳冈老虎伤人背后隐藏的一些事情渐渐清晰,能够全然控制整个局面、事态不至失衡,并能从中攫取利益和好处的就是——阳谷县的知县。

一念至此,四哥脑中一个不成熟的的想法出现,整个事情或许是这样运作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只猛虎出现在了进出阳谷县的要道景阳冈中,并频频对于过往之人发动袭击;

知县下发公文,过往客商人等可于规定时间结伴过冈,其余时分及单身客人,白日不许过冈。目的就是通过酒店、沿途的层层渲染和强调,使得客官滞留酒店的支出直线上升(效果显著,强如武松者也有些犯怂,欲待发步再回酒店里来,只是怕被嘲笑才硬上的),不仅如此,组团过岗不仅人数难以保证,即便凑齐在白天过冈时也难免心有余悸,相应的护送队便应用而生(能组织实施、使之合理存在的也只有知县)。

另一方面,知县威逼上户拿出钱来进行除虎,又对猎户进行盘剥,瓦解他们的力量使之不能形成合力,难以对老虎形成实质威胁。剩下的只需减少老虎的食物来源,使之时刻充满饥饿感,这样它才肯对夜晚落单的、不听官府安排、不守规矩的人袭击,让其付出沉重代价。

最后知县只需打通关系,只要上级不予追责深究,他就可以借助一只老虎合情合法地挣几方的钱。

或许列位看官看到这里,会批评四哥过于腹黑,人家知县在这个剧情中顶多算个路人甲的角色,怎么会成为我口中的一个反派大boss?

但四哥要说的是,武松作为《水浒传》笔墨最多的一个人物,从他的出场开始,就伴随着这么一个看似无关轻重的知县,知县也在有限的出场中对于情节发展甚至武松命运的改变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打虎事件武松断了知县的一条财路,但他不羞不恼,而是见武松忠厚仁德,有心要抬举他,随即唤押司立了文案,当日便参武松做了步兵都头。

看似爱才,但过不多日,知县真实目的就显露出来。

书中说:这知县自到任已来,却得二年半多了;赚得好些金银,欲待要使人送上东京去与亲眷处收贮使用,谋个升转;只恐途中不好行,须是得你(武松)这等英雄好汉方去得。你可休辞辛苦,去走一遭,回来自重重有赏。

到任只有两年多,却赚得好多金银,可见这厮也是个贪官,腐败不要紧,难的是上下对他口碑都还不错,靠的就是耍得一手好手段,他在景阳冈事件中一手操控,从中获利也就不足为奇了。

再后来知县的存在依然出彩。

他平素里没少收取西门庆的好处,所以当武松带着何九叔和郓哥一起来县衙告发西门庆与嫂通奸,下毒药谋杀武大时,知县拿出捉奸见双,捉贼见赃,杀人见伤和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后之言,岂能全信的辞令搪塞武松;直接把武大之死变成了无头案。

官府庇护罪人,迫使武松无奈选择了寻私仇,当武松杀了潘金莲、西门庆后拿着两颗人头来阳谷县投案自首时,知县想的是西门庆本是个“满县人都饶让他些个”的土皇帝,他死后阳谷县又成为清净之地,就把天平倒向武松一边,又寻思武松的好处,所以高抬贵手,对武松从轻发落。

阳谷知县不仅敛财有方,更是懂得做人,既办了西门庆的事,又待武松有恩,表现出了极高的为官之术,虽然后来的结局书中再无交代,但在书中一个基层官员的生存智慧显露无疑,人物之丰满不亚于浓墨重彩塑造的打虎英雄武松,这也算是《水浒传》中的一个彩蛋吧。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