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宋代最傲娇的文人,写下一首让人难堪的词

2020-08-12 11:11:37阅读:172来源:历史记
标签: 刘克庄 宋朝
广告id2-600x50

世人都说文人迂腐可笑,遇事不冷静,爱发牢骚,很不洒脱。但说起来,要不是他们这样爱发牢骚,文坛该少了多少绝世佳作。苏轼被贬黄州写下了“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陈子昂被降为军曹后写下“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刘禹锡被贬后写下“沉舟侧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这些被贬的文坛巨匠,人生最失意时,也往往是他们创作的高峰期,他们将所有的不满和愤怒都写进了诗文里,令人唏嘘不已。

他是宋代最傲娇的文人,写下一首让人难堪的词

今天小编要给大家介绍的这位宋代词人刘克庄,堪称宋代最傲娇的文人,同样是被贬,他却和皇帝赌起气来,还写下了一首令人啼笑皆非的宋词,句句都是套路,其中一句更是让人情何以堪,就是这首《一剪梅·袁州解印》。

他是宋代最傲娇的文人,写下一首让人难堪的词

《一剪梅·袁州解印》

宋.刘克庄

陌上行人怪府公,还是诗穷,还是文穷?下车上马太匆匆,来是春风,去是秋风。

阶衔免得带兵农,嬉到昏钟,睡到斋钟。不消提岳与知宫,唤作山翁,唤作溪翁。

他是宋代最傲娇的文人,写下一首让人难堪的词

作这首词时,刘克庄51岁,因火灾被贬,知州的实权被夺。刘克庄一向敢做敢说,他认为失火不是他的责任,自己是被冤枉的,于是写下此词。词的大意是:罢官后,我走在田间路上,行人都怪异地看着我。他们问我是诗使我穷,还是文使我穷。当年我上任时,春风得意,如今卸任时,秋风瑟瑟。这样也好,从此以后我不用再带兵,也不用再管农事,终于可以从早玩到晚,从天黑睡到吃饭时才起来。以后再也不用在官场打拼了,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山翁”、“溪翁”。

全词由一句“陌上行人怪府公”开篇,发出“诗穷,还是文穷”的疑问,现实当然不是因为诗文使他沦落至此,而是那无妄之灾。用下车上马时不同情形的对比,表达了现实的残酷。第三句,也是最傲娇的一句,“嬉到昏钟,睡到斋钟”,你不让我当官也好,我就吃好睡好玩好。被贬后,还这么矫情的,估计只有刘克庄一人了。因不满,又无计可施,只能如此消极地抵触,令人情何以堪。

他是宋代最傲娇的文人,写下一首让人难堪的词

最后一句,词人表达了自己的志向,宁可在山里溪边做个闲散老头,何等逍遥自在。看上去,词人是看透了官场沉浮,其实不是,这只是他的赌气之词。不过几年,刘克庄就再次被任用,被任为工部尚书,临终前一年还被赐为龙图阁学士。这样看来,当时刘克庄的这首赌气词,不过是正语反说,说得像要隐居当个闲人,其实句句都是要再出仕为官的野心。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