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国梨:国学大师章太炎为她痴狂一生

2020-09-08 10:03:59阅读:17来源:历史记
标签: 汤国梨 民国
广告id2-600x50

一、自扶残醉倚暗窗

江南一带的小镇,常常被数个湖泊托举着,乌镇就是一例,因此它被人们形容为“漂浮在水面上的荷叶”。这片独立的荷叶,翰林第有两个,读书处有三个,自古就是文脉兴盛之地。

1883年,汤国梨就出生于这里。平民之家,以父亲维系生计。从两岁开始,她就跟随父亲辗转于异地他乡。因为生来端庄秀气又聪明伶俐,汤国梨从小就深得双亲喜爱。七岁那年,父母特意请了私塾先生在家教她习文认字,有书读有父母宠,那是她童年记忆里最为闲适的一段好时光。只是好景不长,九岁那年,父亲的突然亡故,改写了这一切,书是断然没法读了,形单影只的母亲只好带了他们三姐弟回到故乡乌镇,投奔舅父。彼时,作为家中长女的汤国梨已粗通人事,白天帮衬母亲以针绣钱贴补家用,一个人的夜晚则就着月光刻苦自学文化,常常是守着一本《康熙字典》,一部《诗韵》,一部《白香词谱》,学作诗填词到天际泛白浑然不知。小小年纪,已显露出她求学上进意志坚韧的品质。

汤国梨的画透着“赏心只有三两枝”的曼妙之美

汤国梨:国学大师章太炎为她痴狂一生

受维新思想影响,汤国梨一直认为“国家、社会、家庭方面,女子俱有与男子同等参与之必要”,鸟的路在天上,她无时无刻不渴望走出乌镇学有所成学以致用。这样思来想去的多了,有一天,她终于按捺不住把求学的愿望向舅父和盘托出了。千里马从来不乏伯乐,汤国梨是千里马,舅父就是她的伯乐。因为目光远大的舅父认定聪明好学的外甥女前途无量是可造之材,所以求学的事他欣然应允了。不久,23岁的汤国梨入上海务本女学求学,从此踏上了改变她一生的征途。

务本女学创办于1902年,是我国近代较早创办的女子学校之一,培养了不少妇女社会活动家,与汤国梨前后期的同学有吴若安、张謇的女儿张敬庄、张通典的女儿张默君,以及舒惠珍、谈社英、边境宏、范天德、沈仪宾、余庆裳、崔正华等。汤国梨在学校里一面如饥似渴地学习,一面和有抱负的同学纵谈天下大事,和张通典的女儿张默君走得尤其近,如闺蜜,无话不谈。

因为天生丽质,在务本女校汤国梨被称为“皇后”。她的“皇后”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她的绝色娇美、丽质天生的外貌,在学校时是数百女同学中的佼佼者;二是她的文学才华和艺术天赋,无论吟诗作文、歌舞书画,皆为师生嘱目与称道,常以“影观”笔名在报刊上发表诗词文章。正因此,她眼光很高,不肯“低就”,迟迟没有意中人。当时她曾写了《酒兴》一诗,借以抒怀。诗云:

兴酣落笔书无法, 酒后狂歌不择腔,

一任旁人窥冷眼, 自扶残醉倚暗窗。

其实,汤国梨不是不想爱,只是于千万人之中,尚未遇到自己心仪的那一个。

求学期间,汤国梨十分关心国事,参加了反抗满清政府出卖苏杭甬铁路修筑权的运动,成为“妇女保路会”负责人之一,经常在愚园、锡金公所讲演,宣传保路拒款,听者激动,女界认款支持者甚众。

1907年夏,汤国梨以第一名优异成绩从务本女学师范毕业,毕业后她抱了振兴我国教育事业的愿望,回到故乡,应聘于私立吴兴女校任教师,后任舍监,最后任校长,致力于教育事业,前后共四年。

二、淑女必为名士妻

淑女30岁不青涩不深沉,恰如开到最盛的花,不摇曳亦香飘千万里。汤国梨30岁,意中人----大名鼎鼎的章太炎先生不期而至。

淑女必为名士妻。

汤国梨:国学大师章太炎为她痴狂一生

那是爱神青睐的五月天,汤国梨的同窗好友张默君忽然塞蛤汤国梨一封信。写信人为大学者章太炎,纸短意简,但汹涌爱意真真切切,直看得情窦晚开的汤国梨脸上桃花朵朵开。其实,张默君是受父亲张通典所托给他们来作媒的,当时张通典为孙中山先生的秘书长。

之前,汤国梨因为听过章太炎先生关于成立光复会、反对满清王朝的革命演说,对他已有仰慕之情。但汤国梨在高兴自己终有所爱的同时又有所犹疑,“关于择配章太炎,对一个女青年来说,有几点是不合要求的。一是其貌不扬,二是年龄太大(比我长十三岁),三是很穷。可是他为了革命,在清王朝统治时即剪辫示绝,以后为革命坐牢,办《民报》宣传革命,其精神骨气与渊博学问却非庸庸碌碌者所可企及。我想婚后可以在学问上随时向他讨教,便同意了婚事。”

按旧俗,章太炎要送汤国梨金饰为信物,一般应为四件。在友人的资助下,购得金戒、金镯、金锁,尚缺其一,后来章太炎想到黎元洪当初曾赠送开国纪念金章一枚,于是湊成四数。可见,为了倾心的女子,国学大师也有凡俗的一面。

樟木箱子、架子床,依然在他们的故居里默默守候

汤国梨:国学大师章太炎为她痴狂一生

1913年6月15日,汤国梨与章太炎先生在上海哈同花园举行婚礼,一时贺客盈门,孙中山、黄兴、陈其美等革命党人和男女来宾二千余人都来参加了婚礼,蔡元培先生亲自当了证婚人。

喜酒几巡过后,来宾忍不住要给新郎新娘出点“节目”。其中一位女宾提议:1.请新郎即席作诗一首,三十分钟为限,超时罚酒十杯;新郎吟成后新娘须立即唱和,若未能步韵,录写旧作一首亦可;2.在白纸上写下八个二寸见方的大字,请新郎新娘站在四五米外认读;3.请新郎新娘各述笑话一则,来客听过后,如有三人以上不笑者,罚酒一杯,五人以上不笑则罚唱歌一曲。顿时,喧闹的宴厅安静下来,大家盼着节目开始。

少顷,但见章太炎抬头吟道:

“吾生虽稊米,亦知天地宽。

振衣涉高冈,招君云之端。”

才子吟毕,席间无不拍手叫好。新娘汤国梨毫不逊色,当即吟哦了一首她的诗作《隐居诗》:

“生来澹泊习篷门,书剑携将隐小邨。

留有形骸随遇适,更无怀抱人间喧。

消磨壮志余肝胆,谢绝尘缘慰梦魂。

回首旧游烦恼地,可怜几辈尚生存。”

其处世情怀与其夫系出一辙,举座一致赞叹佳偶天成。

但进行到另两个节目的时候,章太炎因为高度近视,则显得力不从心了。好在朋友们挺身而出,帮其喝酒唱歌。觥筹交错,十分热闹。尚属中华民国初年最早的“新式婚礼婚宴”。

这一年,章太炎46岁,刚好大汤国梨16岁。老夫配少妻,配不配?其实只要有志趣大同的缘与份,婚姻就有无数种可能的。

三、长笺裁尽未成书

章、汤新婚仅一月余,“二次革命”爆发。以革命为重的章太炎先生即北上讨袁,自此遭袁世凯软禁达三年之久。这对新婚的汤国梨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她忙遣家人去丈夫故乡余杭向族中人商议营救办法,不料所获结果是:“族中巳决定将他开除出族”。人情淡漠,这使她更增添了忧愤,调《菩萨蛮》抒发自己对丈夫章太炎的思念:

蓬窗悄倚愁如织,绿杨万树无情碧。只解舞东风,何曾系玉聪?

夜深还独坐,辗转愁无奈,别绪满河梁,月圆人断肠。

这时袁世凯千方百计诱迫汤国梨进京,她回忆说:“袁氏为谋久羁先生,乃诱胁其接眷入京。于是常有自称为章先生门人或至友者来,或问余通讯情况,或愿代递秘密文件,意似殷勤。但余与先生结婚仅逾月而别,初未识其所谓至友与门人,亦无秘密文件之待寄,故唯唯而巳。后有《大共和报》《神州日报》程某、蔡某迭造我门,告曰‘章先生巳得当局谅解,且将舁以要职,车马洋房均巳布置就绪,先生亦乐于接受,惟当局必须家属到京,方克成事,故望夫人早日成行耳。’言颇不伦,益增疑惧。盖促余北上者,欲以此息先生南归之念,以掩其幽禁之名耳。且亦有闻,袁氏以余尝参加革命运动,与陈英士其美有同乡之谊,促余北上,亦袁氏老谋深算,芟草务尽之计也。是故对移家北京事,余与先生有不同顾虑。家书中时而迫切相召,时而戒不宜行,正所以见先生处境之艰危,心绪之紊乱也。余则深知委曲之不能求全也。北行既无益,抑且徒增先生之累,故屡请其勿以家属为念;而对彼甘言利诱,亦唯置之不理而巳矣。”一个女人有美貌不足以为奇,充满理性和智慧才魅力无比。汤国梨就是这样的女人,或许章太炎看中的也是这一点吧?大难面前看她,我们感受到的是她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之革命气节。

被囚三年啊,一千多个日子,丈夫不在身边,要怎样看着时光一点点老去,幸好汤国梨擅诗词,孤单无助时可以以此解忧。《裁书》一诗,刻划的正是她当年凄苦的心情:

已封重启意徐徐,欲写还休叠又舒。

挑尽残灯过夜半,长笺裁尽未成书。

当然汤国梨作为女人也有脆弱的时候,但是她不允许自己在坏心情里沉沦。三年里,章太炎先生四易囚所,两度绝食,二次越狱。为营救丈夫,汤国梨一边在书信来往中的安慰与鼓励丈夫,一边只身在上海四处奔忙。她几次写信给徐世昌和黎元洪,措辞委婉,语气恳切,在一封给徐世昌的信中她这样写道:“外子好谈得失,罔知忌讳,语或轻发,心实无他,自古文人积习,好与势逆,处境愈困,发言愈狂……若不幸而遽殒,生命诚若鸿毛,特恐道路传闻,人人短气,转为大总统盛德之累耳!”写这信时,30多岁的汤国梨年轻秀美,谁都以为她应不堪一击的,但是她言语间透出的勇敢与定力,分明写着她对章太炎一往情深的爱与恋。所以,纵有万水千山阻隔,章太炎先生依然感应到了,他在给妻子的信上说 “汤夫人左右,槁饿半月,仅食四餐,而竟不能就毙,盖情丝未断,绝食亦无死法。"真是喜欢这“情丝未断”这几个字,不断,有情,所以,他们一路风雨无阻地走了下去。那么又是什么让汤国梨独立支撑着全家,敬养婆母,培育儿女的?归根结底也是这不断的情。有情在,总是让人内心充满期待和希望的。

汤国梨:国学大师章太炎为她痴狂一生

1916年,倒行逆施的袁世凯倒台,六月底获释南归的章太炎先生与汤国梨团聚了。是爱让他们重逢了,这爱的力量来自三年中汤国梨给章太炎的书信,字字关情啊,汤国梨在辛亥革命五十周年之际,郑重地把他们交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影印出版,题名为《章太炎先生家书》并亲撰《叙言》,说“顾余之珍重此家书者,期与先生相见时,作共诉甘苦之印证,留示子孙,使知先人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之气节,传之社会,可觇专制统治者之蛮横暴戾,然则此家书亦史书也。”我却认为,这根本就是人间大爱的见证,是风雨同舟的爱之不离不弃。

一九一七年四月,汤国梨和章太炎先生的爱情结晶-----长子章导出生了。由妻子到母亲的生活角色转变,让汤国梨多少有些无所适从,此时她最需要的丈夫的手有力相握。但是章太炎却天天“集议孙公邸中”商议护法大计,最后竟不辞而别,随孙中山先生登舰南下,赴广州宣布成立护法军政府,孙中山先生任护法军大元帅,章太炎先生任护法军秘书长。直到这些消息在报上披露时,汤国梨方知丈夫出走了,她感慨地说了句“他真是有国无家!”但仅此一句,大丈夫志在四方,她选择一个人默默地挑起家庭的重担,抚养出生尚未满三月的孩子。章太炎这次出走又长达一年零三月之久,行程一万四千余里,忠实执行着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主张。在这些分离的日子中,苦的是汤国梨,家中要照顾,又无时无刻不担心着丈夫章太炎的安危,这种苦意志薄弱的女人是吃不消,非内心坚强如汤国梨者不可。所以,娶妻如汤国梨一样贤良淑德,实在是章太炎先生前世修来的福。

四、春蚕不肯无情死

也许章太炎先生真的是个不一般的有情之人,就像他自己说的“情丝未断”,虽然他一声不吭地走了,但他终究还是会回来的。东北沦亡后,他对政治渐渐感到失望,于是带着夫人汤国梨在苏州定居下来,在这个人间天堂,他创办了“章氏国学讲习会”,汤国梨担任了讲习会教务长,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夫妻联袂,因朝夕相对,感情与日俱增。

之后,20多年里,他们夫唱妇随,心心相印,风雨同舟。一九三六年六月,正当民族危机日趋恶化之际,章太炎先生开始赞成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正欲促进国共第二次合作的时刻,疾病夺走了他的生命。但因其一生献给了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和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成了永留青史的人。成功男人身后必有一位默默付出的女人,所以章太炎的殊荣,也有汤国梨的功劳。如果说章太炎是舟,那么,汤国梨则是他的一生之水。

章太炎病逝后,五十四岁的汤国梨,毅然挑起了家庭和章太炎遗业的两副重担。

春蚕不肯无情死, 吐尽丝还化蝶来

半年后汤国梨至上海创办太炎文学院,自任院长,继续为研究国学培养人才。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上海沦陷,为拒绝向汪伪政权注册,主动停办学院,不顾敌伪威胁利诱,保持民族气节。抗战胜利后,不接受国民党政府的名位,亦拒绝去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当选苏南和苏州市首届人民代表,历任江苏省文史馆馆员、苏州市妇联执行委员、民革苏州市副主委、苏州市政协委员。“文革”中,汤国梨得周恩来总理保护,使她免受迫害。

1980年7月27日,汤国梨因中暑,引起机体功能紊乱,致发肺炎,导致心力衰竭。一九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清晨五时十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在经历了中国近代最动荡壮丽的九十八个春秋后,她静静地长眠了。正如她早岁之作《春蚕》所说:

春蚕不肯无情死, 吐尽丝还化蝶来,

历尽红尘终不悟, 此身只合化成灰。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