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源 :开宗立派的山水画家,绝世的宋画

2020-04-21 16:03:50阅读:334来源:历史记
标签: 董源 五代
广告id2-600x50

董源 (943-约 962 ),南派山水画开山鼻祖。江西钟陵(今江西进贤县)人,董源、李成、范宽史上并称北宋三大家,南唐主李璟时任北苑副使,故又称“董北苑”。擅画山水,兼工人物、禽兽。其山水初师荆浩,笔力沉雄,后以江南真山实景入画,不为奇峭之笔。疏林远树,平远幽深,皴法状如麻皮,后人称为“披麻皴”。山头苔点细密,水色江天,云雾显晦,峰峦出没,汀渚溪桥,率多真意。米芾谓其画“平淡天真,唐无此品”。存世作品有《夏景山口待渡图》《潇湘图》《夏山图》《溪岸图》等。

董源 :开宗立派的山水画家,绝世的宋画

一、董源简介

董源五代南唐画家。源又作元,字叔达。生卒年不详。钟陵(今江西南昌)人。因曾任北苑副使,故画史称其为董北苑。董源擅山水,亦能画牛、虎、龙、人物等。其山水画分水墨、青绿设色两种面貌,尤以水墨山水成就最高。其作品多描绘峰峦晦明、洲渚掩映、林麓烟霏、草木畅茂、云气滃郁的江南景色,并用披麻皴和点苔法表现草木丰茂、秀润葱郁的江南山峦。他用笔甚草草,近视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粲然。这种新画风为稍晚于他的巨然继承并有所发展,后世遂以董巨并称。

二、董源-艺术风格

董源继承唐代的五代水墨山水画,按北、南两路分道扬镳,形成了山水画史上的两大画派。在北方,有由唐末入后梁的山水画家荆浩。董源开辟的江南水墨山水画派是与荆浩对峙的两大流派之一,这是以地域划分的画派,也是画史上最早的山水画流派,标志着山水画在艺术上的进一步成熟。董源能作为江南水墨山水画派的宗主,除了前人的艺术积累、地理条件等因素外,南唐的政治、文化环境促成了绘画艺术的发展。与政权更迭频繁的北方梁、唐、晋、汉、周五代相比,南唐的社会政治环境要稳定得多,南朝于江南奠定的文化基础在南唐发挥出一定的作用。董源在北宋中、后期,首次受到沈括、米芾、苏轼等文人的推崇,他们深为董源真率潇洒的笔致所折服。董源之所以在这个时期受到文人们的青睐,是因为这些文人画的开宗立派者推崇自然、放达和潇散的审美趣味,而董源山水画的艺术内涵正在于此。

三、董源-个人荣誉

董源今有《夏景山口待渡图》、《潇湘图》、《龙宿郊民图》等传世。董源的水墨山水画在中国山水画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在元明清以至近代的山水画坛上占有主导地位。

董源成为南方山水画派之首创者,与李成、范宽并称为“北宋三大家”,又与荆浩、巨然、关仝并称“五代、北宋间四大山水画家”。所创造的水墨山水画新格法,当时得到巨然和尚的追随,后世遂以董巨并称。

四、董源-传说轶事

董源的山水画曾得到南唐中主李璟的垂青。据说李璟年轻时曾在庐山修建别墅,将山泉林园胜景融为一体。他为了能时时看到庐山景致,特地派董源画了一幅《庐山图》。董源将五老奇峰、云烟苍松、泉流怪石和庭院别墅巧妙地绘入一图。李璟观后,称赞不绝,爱不释手,命人挂在卧室里,朝夕对画观赏,犹如长居庐山中。由此可见董源构思的巧妙和写景艺术的高超。

还有一次,忽然下了一场大雪,铺天盖地,京都呈现出一片银白的世界。李璟见此雅兴大发,召集群臣登楼摆宴、赏雪赋诗;并召来当时的画坛高手董源、高太冲、周文矩、朱澄、徐崇嗣等人。他们各有所长,分工合作,由高太冲画中主像,周文矩画侍臣和及乐工侍从,朱澄画楼阁宫殿,董源画雪竹寒林,徐崇嗣画池塘鱼禽。不久一幅栩栩如生的《赏雪图》完成了。董源画的雪竹寒林是这幅画中直接描绘雪冬之景的。他胸有成竹,临阵不慌,放手对景勾画,将积雪压竹、丛林寒瑟的景象传神地描绘出来。这次活动和《赏雪图》被北宋的美术评论家郭若虚记述在他的《图画见闻志》里,遗憾的是该图已经无法见到了。

作品欣赏:

董源 :开宗立派的山水画家,绝世的宋画

《潇湘图》,董源,绢本设色,纵50厘米,横141.4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董源 :开宗立派的山水画家,绝世的宋画

《潇湘图卷》是董源的代表作品。“潇湘”指湖南省境内的潇河与湘江,二水汇入洞庭湖,“潇湘”也泛指江南河湖密布的地区。这是一幅描写人事活动的山水画,画家以江南的平缓山峦为题材,取平远之景,图绘一片湖光山色,山势平缓连绵,大片的水面中沙洲苇渚映带无尽。江上有一轻舟漂来,江边的迎候者纷纷向前。中景坡脚画有大片密林,掩映着几家农舍;坡脚至江水间有数人拉网捕鱼,赋色鲜明,生机盎然,刻画入微,为寂静幽深的山林增添了无限生机。

全卷以点线交织而成,以水墨间杂淡色,汀渚的横向线条显得舒展自如,披麻皴和点子皴构成了山峦的横脉和蓬松起伏的峰峦,以墨点表现远山的植被,塑造出模糊而富有质感的山型轮廓.为了表现透视的深度,山峦上的小土丘自近至远由大渐小、由疏渐密,墨点也有疏密浓淡的变化,显出密密杂杂的远树势态。同时,以淡点代染,渲染时留出些许空白,营造云雾迷濛之感,在晴岚间造就出一片片淡薄的烟云,山林深蔚,烟水微茫,潮湿温润的江南气候油然而出。山凹处留出云霭雾气,造成迷蒙淡远之感。近处的树木,同样用点子来表现,但点子形势所赋予的形象却变全树为茂叶,林木成排而列,远近高下参差,林中隐约露出渔村茅舍。芦苇画得稍纤巧,但仍不脱印象的意味。点景人物用白粉和青、红诸色,凸出绢面,明朗而和谐。整个描绘,远看近树、远山历历分明,近看则全是点子,令人眼花缭乱。水面计白当黑,但通过坡岸、山坳的盘折穿插、浓淡变化,使它的形态和色相产生深沉、清浅的变幻,山清水秀,具有十分醉人的艺术魅力。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