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英在药方上有着怎样的成就?对后世有着什么影响

2020-05-19 09:46:20阅读:324来源:历史记
标签: 王孟英 清朝
广告id2-600x50

医德高尚

王氏在治学上非常刻苦,也十分自励。家境拮据毫不影响发奋学习。《海宁州志》载:王氏“家贫性介,不能置身通显”。王氏一生南北奔走,所诊病人多为劳苦民众。著书立说传播医学知识,广搜效方。以利僻壤贫民。遇瘟疫危疾,毫不畏惧,竭力图治。周光远曾深有感触地说:“孟英学识过人,热肠独具。凡遇危险之候,从不轻弃,最肯出心任怨以图之。”他诊治的病人,多为经其他医生治疗无效的,他绝不乘机诋毁前医以抬高自己。如郑九患疾,陈姓医生诊治后,汗出昏狂,精流欲绝,转请王孟英诊治,王曰:“此证颇危,生机仅存一线,亦斯人阴分素亏,不可竟谓附、桂之罪也。”病家闻言大悦,曰:“长者也,不斥前手之非以自伐,不以见证之险而要誉。”又如治石诵羲病感,多医治疗不瘥,病情日增,逾一月请王诊。王氏并不非议前医各方,说他们“各有来历,皆费心思。”而多次向病家解释:“邪在肺经,清肃不行,必用石膏为主药。”然病家犹豫不敢服,反而请了很多医生会诊。王氏见群贤毕至,议论纷纷。深恐贻误病情,援笔立案曰:“病既久延,药无小效,主人方寸乱矣。”并向病家开导说:“肺移热于大肠,则为肠?,是皆白虎之专司……放胆服之,勿再因循,致贻伊戚。”病人取方煎服,3剂而痊愈。足见王氏不但有精湛的医术,更有救人疾苦崇高的承担责任之精。其医德与贡献,久为医林所敬仰。

善采众长

王孟英“有夙慧,书一览即领解,十岁知三觉五服之别,受知于王琴泉、王继周、金匏庵、谢玉田、孙铁崖、谢金堂,目为不凡。深得医学爱好者徐政杰赏识。”多与医人文友“交往且为良友。对明末邓玉函、罗雅谷译著的西方的《人身说概》、《人身图说》,合信氏《全体新论》生理解剖知识,注意研究,持开明探讨态度,批评缠足陋习。”王氏知识渊博,才华内蕴,曾秉承家训撰一文联:“精神到处文章老,学问深时意气平。”王氏言近旨远,医理渊深,勇于负责,研究学问,既不守古,亦弗徇于今,能抉奥阐幽,存其真而纠其谬。“海丰张雨农以为奇人”(张志远著《中医源流与著名人物16浙江中医学院学报2002年12月第26卷第6期何任:王孟英的医学成就考》)。《潜斋医书》赵序谓:“综览群书,夜以继日”、“于是灯燃帐内,顶为之黑。”《愿体医话》谷桂庭“按语”说:“如甥孟英之锐志于医也,足不出户庭者10年,手不释卷者永处。”均足见其求知之深。

王孟英在<a href=https://www.lishiji.cn/lishi/1182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药方</a>上有着怎样的成就?对后世有着什么影响

温热病的经验

《温热经纬》既是王氏的代表作,也集中记载了他对温热病的认识与经验。他采自《内经》和仲景的理论为经,取叶天士薛生白等诸家之说为纬,结合自身实际诊病体会而成。其中明确提出“新感”、“伏邪”两大辨证纲领,重视审同察异,灵活施治,充实并发挥了温病的发病机理和辨证施治理论。

王氏认为:“温证误作伤寒治而妄发其汗,多有此候。”又说:“温证误投热药补剂亦有此候”(卷一)。认为温病忌汗,因为出汗退热并非治温病根本之法。

王氏认为温病自内发,由三阴而三阳,不同于伤寒之由太阳入三阴。后世治温热病者亦多以此为伤寒、温病之分界。

王氏采《伤寒论》治阳明病方法以治温病,认为仲景六经原不专为伤寒而设。任何病但见阳明证即作阳明治。伤寒、温病同证同治,不在名称之辨。

王氏对逆传的见解,服膺于叶香岩《外感温热》。对“逆传心包”句,引章虚谷说而评议之。章注:“心属火,肺属金,火本克金,而肺邪反传于心,故曰逆传也。

王氏认为:“《难经》从所胜来者为微邪,章氏引为逆传心包解,误矣。……是由上焦气分以及中下二焦者为顺传,惟包络上居膻中,邪不外解,又不下行,易于袭入,是以内陷营分者为逆传也。然则温病之顺传,天士虽未点出,而细辨其议论,则以邪从气分下行为顺,邪入营分内陷为逆。”王氏之说当更有理。

王氏主张治温病宜用轻质平淡之法。认为:“此论温病仅宜轻解,况本条所列,乃上焦之治,药重则过病所。”吴茭山云凡气中有热者,当行清凉薄剂。吴鞠通亦云“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也”(卷三)。此说对后世治温热病影响深远。

王孟英在药方上有着怎样的成就?对后世有着什么影响

王氏对“暑”症,亦多论辨。认为当时医家有“暑必兼湿”说不可过于执信。此认识亦有其独到处。

总之王氏学术成就之中,对温热病有明显擅长。他认为当时名家“不惑于昔人之谬论而辨其为风温、为湿温、为暑热、为伏邪,仍以时感法清其源”说正确。足见他的思想不保守,能实事求是地认识温热病患者的所见症状,因而他对温热病的治疗效果亦十分出色。

重视食疗

王孟英的《随息居饮食谱》是一部当时的营养和食疗的专著。而他的《王氏医案》中,应用食疗方案亦比较多。他在食疗方面颇多创见。

王氏认为以食代药“处处皆有,人人可服,物异功优,久服无弊。”如对伤津液的病人,主张大量频频进梨汁、蔗汁,以其凉甘之性味达到救阴养阴之目的。他称梨汁为“天生甘露饮”;甘蔗汁为“天生复脉汤”;西瓜汁为“天生白虎汤”等。Bms

王氏常选择食物,配合成适当方剂,临时用以提高疗效。如以橄榄、生萝卜组成“青白虎汤”治疗喉症;以生绿豆、生黄豆、生黑大豆(或生白扁豆)组成“三豆饮”以治痘症、明目、消疳、疮疡、泄泻。以漂淡海蜇、鲜荸荠合为“雪羹汤”。以肚、莲子为“玉苓丸”等等。

王氏食疗经验,十分丰富,说理明白,将饮食平淡之品,得当用之,而达奇效。

王孟英在药方上有着怎样的成就?对后世有着什么影响

出色的名方

王氏以精深的学术造诣和丰富的临床经验在他的著作里创造了很多理论新见解和突出的治案。今重点介绍几个治时病的名方:

1、王氏连朴饮《随息居重订霍乱论》治湿热蕴伏而成霍乱,兼能行食涤痰。制厚朴6g,姜汁炒黄连3g,石菖蒲3g,制半夏3g,炒香豉9g,焦山栀9g,芦根60g,水煎服。此方能清热化湿,调和肠胃。治霍乱,湿热阻滞肠胃、呕吐泄泻、胸闷,不思饮食,舌苔黄腻者甚效。现亦用于急性肠胃炎、伤寒等时病见有以上症状者,均有效。

2、甘露消毒丹《温热经纬》滑石、茵陈、淡黄芩、石菖蒲、川贝母、木通、藿香、射干、连翘、薄荷、白豆蔻研末成丸。每服9g。王氏原为治湿温时疫主方。凡湿温疫疠见发热倦怠、胸闷腹胀、肢?咽肿、发黄、癍疹、颐肿口渴、便闭溲赤、吐泻疟痢,等症。凡舌苔淡白或厚腻或干黄者,暑湿时邪尚在气分,本方极效。现药理证明,该品有保肝、利胆、调整免疫机能、促进消化、抗病原微生物、解热等作用。临床上可用于传染性肝炎、乙肝、腮腺炎、流感、咽炎,眼、耳、鼻喉炎、尿感、急性肠胃炎、肠伤寒等证。(附带讲一下,不论作丸或煎剂,木通应该用无毒的毛莨科川木通,不用有毒的马兜铃科关木通,可避免肾损害。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