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韩琦是什么形象?他的一生都是什么样的?

2022-03-11 08:20:09阅读:67来源:历史记
标签: 韩琦 宋朝
广告id2-600x50

  宋朝是上承五代十国下元朝的朝代,历史记小编整理了一下,现在给大家详细说明,快点来看看吧。

  宋朝诞生了不少非常出名的官员,他们都有传世美名,但要说其中的佼佼者,那可就得细细思考了。不过无论怎么筛选,有一个人是必然在列的,那就是韩琦史书记载他是“公历事三朝,辅策二朝,功存社稷,天下后世,儿童走卒,感慕其名。”在大宋境内,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他,没有一个人不爱戴他。哪怕是在敌人内部,也是“夷夏具瞻”。敌人对韩琦敬畏有加:“辽使每过境,必先戒其下曰‘韩丞相在此,无得过有呼索’”。治理内政出众,御兵统帅也不弱,可谓是文武双全,相三朝,立二帝,是超长待机,可见韩琦不凡。

  韩琦,字稚圭,自号赣叟,不但是著名政治家,还是一位才华出众的词人。史书记载其出身于世宦之家,四岁便丧服,此后是由几位兄长抚养长大。一部分是由于家庭环境,一部分是他本身性情稳重,聪颖且好学,记载他“既长,能自立,有大志气。端重寡言,不好嬉弄。性纯一,无邪曲,学问过人”。

  学问过人果然不假,宋仁宗天圣五年(1027),仅弱冠之年风姿出众的韩琦就考中进士,高中榜眼。此时还天降异象《宋史》记载“琦风骨秀异,弱冠举进士,名在第二。方唱名,太史奏日下五色云见,左右皆贺。”

  景祐三年(1036),韩琦拜官右司谏,次年授知谏院。在担任谏官的这三年时间里,韩琦一向是直言不讳,丝毫不惧他人的威胁排挤。只要是有问题,他不在乎会对自己有什么伤害,一身正气决不妥协。《宋史》记载“凡事有不便,未尝不言,每以明得失、正纪纲、亲忠直、远邪佞为急,前后七十余疏”。

image.png

  宝元元年(1038),当时全国灾害频发,许多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长时间问题得不到解决,这些流民逐渐变得十分混乱。作为朝廷栋梁的两位宰辅王随、陈佐及参知政事韩亿、石中立却束手无策,迟迟不能缓解盾,到了“罕所建明”的地步。一向直言敢谏的韩琦看到这种现状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写下著名的《丞弼之任未得其人奏》,痛斥这四人庸碌无能,甚至说大宋八十年太平基业,绝不能“坐付庸臣恣其毁坏”。言辞恳切、字字泣血,仁宗看后深受触动,于是一天之内,这四位位高权重的人物同时被罢职。朝野上下震惊,韩琦也因这“片纸落去四宰执”的威风而名扬京师。

  康定元年(1040年)正月西夏元昊大举进犯。五月,韩琦与自己推荐重新回到京城范仲淹一同被任命安抚使夏竦的副手。庆历元年(1041)二月,元昊率十万大军进攻渭州,直逼怀远城。韩琦闻讯后,上派大将任福领兵一万八千人,前往抵御。临行前,韩琦是亲自向向任福千叮咛万嘱咐,告诉他一定不要轻举妄动,绕到夏军背后,可战则战,不可战则据险设伏,重点是阻击,不是要怎样的大胜,再三叮嘱:“苟违节度,虽有功,亦斩。”

  但是此时的任福刚刚打了一场小小的胜仗,对韩琦的嘱咐不以为然,在中了夏军的埋伏。夏军佯装败走,他带人马轻装猛追至渭州北边的好水川,急功冒进很快中计,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夏军已从四面合围。宋军虽然尽力拼杀,但怎奈人马三日乏食,疲惫不堪,于是宋军大败,六千多人阵亡,任福也战死。

  好水川大败后,韩琦转而支持仲淹守议,二人同心协力,互相声援。由于两人守边疆时间最长,且都是当世名臣,人心归服,朝廷栋梁,故天下人并称二人为“韩范”。

  之后西夏虽然有心,但是毕竟连年征战已是难以支撑,最终与宋合议。西方战事暂时告终。韩琦回归中央,一路高升。嘉祐八年(1063)三月,仁宗病逝。赵曙即帝位,是为宋英宗

image.png

  英宗刚即位就突患暴病,由太后曹氏垂帘听政。一些宦官之间争权夺利,向太后说英宗的坏话,致使二人生隙。宫中不稳,朝堂议论纷纷,韩琦和欧阳修为此事费了不少精力。在曹太后哭哭啼啼的时候劝说她:“此病故耳,病已,必不然。子疾,母可不容之乎?”见到满腹怨怼的英宗的时候又说:“自古圣帝明王,不为少矣。然独称为大孝,岂其余尽不孝耶?父母慈爱而子孝,此常事不足道;惟父母不慈,而子不失孝,乃为可称。但恐陛下事之未至尔,父母岂有不慈者哉。”两方调节,这事才算完。一年后英宗病愈,曹太后也在韩琦劝说下还政。

  治平四年(1067)正月,英宗病逝,宗赵顼即位,韩琦成了托孤重臣,并任英宗山使。此时的韩琦已不再是年少轻狂的时候了,思想与政治倾向都逐渐趋于保守。是王安石变法反对派的主要领头人。

  熙宁八年(1075)六月二十四日,韩琦在相州溘然长逝,终年六十八岁。神宗在禁苑为他恸哭不止,辍朝三日,又赐其家银三千两、绢三千匹,并发兵为其筑墓。亲自为其撰写墓碑:“两朝顾命定策元勋”。 谥号“忠献”,配享英宗庙庭。

  韩琦可谓是少年得志,此后虽然几经波折,但也在磨练中逐渐直上青云。作为三朝元老,他始终张弛有度,从不因地位崇高而骄横,一身正气、清清白白。晚年虽然保守,但也算得上是深思熟虑。他是大宋王朝功臣,说他撑起北宋半壁江山,虽然略显夸张,但亦是合情合理。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