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云英本是东公旗的额王福晋,为何最后却成了抗战少将司令 ?

2020-05-13 16:35:01阅读:479来源:历史记
标签: 巴云英 近代
广告id2-600x50

巴云英于1899年7月26日出生,祖籍土默特旗,世居包头大青山之八拜沟(原属土默特旗右翼六甲所辖,现属包头市东河区)。父亲巴尔赖以放牧为生,过着平淡生活清朝光绪年间,疫病流行,家人染疾,病故数人,巴尔赖惧怕染疫,只身逃进后山牧区,在东公旗定居下来。后娶妻巴德玛胡恨,生有子女7人,巴云英排行老四。

巴云英从小要强,勤奋灵巧,在外帮父亲撵羊放牧,回家帮助妈妈干家务。她体格健壮,聪慧过人,对人热情,颇得乡亲喜爱。1918年3月2日嫁给土默特旗蒙古族人云来柱为妻,育有一儿一女,其子蒙古族名乌勒腾纳生(乳名长命子),学名乌庆荣。几年后,其夫病故,她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送子入私塾学习文化,并学医诊技术。巴云英上进心很强,不辞辛劳地向教师请教,学习汉字,能写简单的汉语,会讲流利的汉话。她“勤俭持家,教子有方”的美名,传入乌拉特东公旗札萨克额尔济(钦赐镇国公)的耳中,遂向巴云英求婚。额王于1922年1月21日隆重迎娶巴云英为福晋

巴云英本是东公旗的额王福晋,为何最后却成了<a href=https://www.lishiji.cn/lishi/1473/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抗战</a><a href=https://www.lishiji.cn/lishi/8715/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少将</a>司令 ?

从此,巴云英竭尽全力辅佐额王,整顿旗政,安排协理,调整保安队领导,整顿旗辖财政,使东公旗的旗政走上了稳定发展的道路

巴云英与额王婚后育有一子,名贡格色楞,颇受额王喜爱。但美景不长,1936年农历八月,额王去五台山敬香还愿,返旗途中,遭祸身亡。

抗日女司令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进犯绥远,占领包头,半个绥远省相继沦陷。地处后山的东公旗,虽距包头较远,但紧靠固阳,日伪军从固阳西进,东公旗便是日军首当其冲之地。

巴云英立即跟史钦芳一起着手组织军事力量。他们召集史钦芳旧部,又在河套地区招了一部人,号称两个团,其实只是一二百人的游击队,巴云英任司令,史钦芳任副司令。

1938年4月,固阳县城被攻破后,巴云英率游击队活捉了40名向包头方向溃逃的日伪军,缴获了近40支步和手枪,还有2000余发子弹和50多颗手榴弹。敌军闻讯后,派500多名骑兵围剿巴云英部,被巴云英部击毙100多人,缴获了50多匹战马和60多支步枪、手枪,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巴云英的游击队声名大增。

7月,巴云英在五原与国民党中央直属骑兵第七师师长、绥西警备司令门炳岳取得联系,相互支援,共同对敌。国民政府行政院、军政部及绥远省蒙旗指导长官公署委任巴云英为东公旗防守司令部少将司令,配合傅作义的军队抗日。

之后,巴云英率领部队继续开展游击战争,消灭了盘踞在固阳以西小佘太、明安滩的日伪联军和汉奸,有效地遏制了日寇西进计划,分散了敌人的力量。

1940年1月27日,日寇以机械化部队为先锋,携3万余人在飞机的引导下分3路由包头以迅猛之势向绥西进犯,2月3日主力进入五原城内。八战区副司令傅作义统领的国军部队,不久开始反攻,除主力三十五军担负主攻外,还把其他抗战的部队(包括东西公旗的保安队)布置在五原外围的东、南、北三面。利用乌加河黄河退水,从五原城北掘坝开口,顺流淹没县城,埋伏在乌加河东岸的主力以及游击队、保安队趁机实施围攻堵截战术,打得日寇惊慌失措,伤亡惨重。

巴云英本是东公旗的额王福晋,为何最后却成了抗战少将司令 ?

傅作义为了扩大抗战成果,把许多杂牌队伍改编成游击队,组织他们开展游击活动,打击日寇。傅将军着重把蒙旗投奔抗日的两个护理札萨克(亦称女王)的保安队,编为防守部队。还将蒙古族抗日“巾帼英雄”的称号报请蒋介石,委任奇俊峰为乌拉特西公旗保安司令,委任巴云英为乌拉特东公旗防守司令,授少将军衔,分别在陕坝成立司令部,开展抗日活动。

1941年,巴云英决定赴重庆晋谒蒋介石及有关首领。在从榆林赴西安,途经延安时,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欢迎和有关领导的接见。巴云英对延安之行,铭记于怀,终身念念不忘,每每谈起这段往事,她总是喜形于色,肃然起敬。

巴云英从渝返绥后,声望大振,身兼六七个要职。陆续有已附日的王公,携眷脱离伪蒙政府,前来河套参加抗战。1943年,乌拉特中公旗的札萨克林庆森格及其子雄诺带领全家来到河套。

巴云英在陕坝任乌拉特东公旗司令时,在军事上,对部队进行整顿、补充,扩大编制,严肃军纪,经常派遣武装人员深入旗内,进行游击活动;在旗政方面,对旗内的矿租、水草犒捐、田租及大烟税收,也采取了相应措施。

1942年6月,国民党中央军委派政治部长张治中到绥西陕坝慰问抗战军民。张特意召见了奇俊峰、巴云英两位蒙古族女司令,对她们慰问嘉奖。

跟着共产党走

1949年9月,巴云英参加绥远和平起义,任中国人解放军乌兰察布盟军分区乌拉特后旗支队队长,1955年6月当选为政协乌兰察布盟第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1956年光荣出席全国第三次妇女代表大会。

巴云英本是东公旗的额王福晋,为何最后却成了抗战少将司令 ?

1958年,乌兰察布盟西部区划归巴彦淖尔盟,巴云英也被分配到巴彦淖尔盟工作,自1959年5月起,担任政协巴彦淖尔盟第三、四、五届委员会副主席;1965年5月,任政协内蒙古自治区第三届委员会委员等职。

1966年8月21日,巴云英在磴口县巴彦高勒镇去世,享年67岁。

巴云英(1899年7月26日~1966年8月21日),祖籍土默特旗,世居包头大青山之八拜沟(原属土默特旗右翼六甲所辖,现属包头市东河区)。是乌拉特东公旗札萨克额尔济的福晋。

抗日战争时期,在河套地区召集一二百人的游击队,任司令。后编入傅作义部队,被委任为乌拉特东公旗防守司令。傅作义还将蒙古族抗日“巾帼英雄”的称号报请蒋介石。

1949年9月参加绥远和平起义,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乌兰察布盟军分区乌拉特后旗支队队长。1959年至1966年,任巴彦淖尔盟政协副主席;1965年5月,任政协内蒙古自治区第三届委员会委员等职。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