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亲王载振的晚年生活如何?除了听戏别的什么也不干

2020-07-28 11:52:45阅读:24来源:历史记
标签: 载振 清朝
广告id2-600x50

1925年,末代庆亲王载振率全家迁居天津,将英租界的两处住房卖出,购买了太监小德张在英租界39号路建的一幢大楼(今重庆道55号),在此安享晚年,这一年载振已经49岁,一直到他71岁时去世,他在天津生活了22年。

天津庆王府室内富丽堂皇,院子是花园,主楼三层,后加盖了一层。一楼天井式方形大厅面积约400平方米,当中悬挂三块御笔匾额——宝胄蕃厘、徽猷诩赞、天锡纯嘏。大厅高顶正中挂一对西洋古典玻璃大吊灯。厅堂内有两个紫檀雕刻条案,四面摆着镶嵌螺甸的八仙桌椅和日本七宝烧大瓶。正中是一座紫檀雕刻的大围屏,两旁分摆一对大红雕漆刻人物圆插屏,前面设有一座硬木雕花螺甸宝座,旁有一对宫灯——这里就好似北京城王府的银安殿。

庆亲王载振的晚年生活如何?除了听戏别的什么也不干

(载振) 载振喜欢宠物,养过龙睛鱼、金鱼、天鹅、野鸭、虎皮鹦哥、热带鱼,特别喜爱养蛐蛐、金钟子,不惜重金选购,还买了很多精致的蝈蝈葫芦,有的是象牙雕刻的盖。当初载振出使外国时,人家送给他一只外国红毛鹦鹉,机灵可爱。这只鹦鹉一辈子只会说一句话,就是每当载振起床,仆人喊“太爷爷起来了”时,这只鹦鹉也跟着喊“太爷爷起来了”。后来载振没钱了,把这些东西陆续都卖了。

载振最爱的还是听戏,听曲艺,不然年轻时也不会卷入名伶杨翠喜案,落得被弹劾丢官。此时到了天津,没什么事干,除了抽抽鸦片、玩玩宠物,只有听戏才能提得起他的兴趣。

(天津庆王府) 庆王府内大厅中有一座小戏台,宽三米,进深二米,平时将木料拆散存放在地窨里,用时再搭起。尽管载振家中常有堂会,但从未搭用过戏台,只是在大厅里铺地毯演出。庆王府里有一间客厅,四面墙上挂满著名戏剧名角赠送的剧照。

载振府上的堂会,早年总是请刘宝全、金万昌等名曲艺演员,刘宝全唱京韵大鼓《大西厢》,金万昌唱梅花大鼓《老妈上京》,乐队伴奏是五音连弹。后来也常请常连安、小蘑菇、赵佩菇、小彩舞、石慧儒等大角演出。还请稽古社科班演出过一次,剧目是张春华的《时迁偷鸡》。

(天津庆王府) 在富商高星桥的鼓动下,载振投资了劝业场,不过他最感兴趣的还是劝业场的“八大天”。八大天各有分工,天华景戏院演京剧,天乐戏院演梆子和评剧,天露茶社演曲艺、杂耍,天会轩戏院演文明戏,天宫是电影院,天纬台球社、天纬地球社经营台球和保龄球,天外天是屋顶花园消夏晚会。

庆亲王载振的晚年生活如何?除了听戏别的什么也不干

载振60大寿生日那天,就是在劝业场“天外天”屋顶花园开的生日爬梯,亲朋好友来了200多人,请著名京剧演员助兴,主要剧目有:朱小义、张德发的《四平山》,谭富英、尚小云的《四郎探母》,大轴是杨小楼、尚小云等全部《长坂坡》,最后送客戏是扎金奎的《风云会》。

(四大名旦) 为给载振祝寿,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送给载振一座雕刻精致的戏台木雕模型,高约50公分,宽约90公分,凡舞台上用的桌椅、台帘、幔幛、各种乐器,包括打击乐锣鼓、各种声乐胡琴、二胡、月琴、南弦、九音锣,笙管笛箫等,共七八十种模型,精巧剔透,形象逼真。据说是由名琴师徐兰沅和杨宝忠精心雕制的,只做了这一台。这个戏台木雕模型,在50年代被载振后人捐献给了天津市历史博物馆。

载振尤其爱听尚小云、谭富英的戏,当时尚小云、谭富英来天津多是在春和大戏院演出,载振全家几乎每晚都去看戏。尚小云每次来津,都到府里拜见载振,见到载振总是请跪安,载振有时送给他一些礼物,如玉器、牙雕、古玩等,有时也给钱,用信封装着。

(李少春) 载振也很喜欢看李少春的戏,认为他是难得的文武全才。李少春来天津演出,也必到府里拜望载振。载振喜欢同他交谈,还和他一起照过相。李少春一般都会住在劝业场对面的惠中饭店,载振让厨师做几样精致的宫廷菜肴和小点心送到饭店。外间传闻李少春是载振的干儿子,实际并无此事。

庆亲王载振的晚年生活如何?除了听戏别的什么也不干

庆王府的孩子,一直延续着大清皇族子弟的教育方式,载振对孩子的管教非常严格,庆王府里的孩子不准外出看电影,不准随便出跳舞,更不许出去吃喝嫖赌,但是可以去听戏,载振在中国大戏院有固定的头级、二级包厢各一个,因此后来载振的儿子们都成了资深的京剧票友。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