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第一刺客当属史坚如 在其死后并追封为上将军

2021-05-27 10:32:19阅读:288来源:历史网
标签: 清朝 刺客
广告id2-600x50

清末第一位刺客,当属史坚如

广州越秀区的吉祥街,有一条“新墙头街”,为什么叫“新墙头街”呢,原来这里是巡抚衙门的后墙,叫做墙头街,1900年10月被兴中会成员史坚如炸药炸塌了大半边,修复之后,才叫“新墙头”。

这位史坚如烈士从小高富帅,家族乃是广东一方富豪,然而他却瞧不上这大清的一切,包括中国封建时代的儒家道统和八股文章,他一心想的就是济世救国,崇拜的是世史书上那些大英雄大豪杰。

甲午战败,《条约》签订,16岁的史坚如更是对这个卖国的朝廷十分不满,整日价悲愤欲狂,不是讨论天下大势,就是练武习,甚至找日本浪人教习剑术,将有所为也。并且开始低价贩卖家族的土地、房屋、商铺,积攒钱财,因为价钱实在太低,大家都以为他是疯子。

清末第一刺客当属史坚如 在其死后并追封为上<a href=https://www.lishiji.cn/lishi/604/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将军</a>

戊戌变法失败谭嗣同被杀,史坚如更是怒骂慈禧:“此老妇真该杀也。”

他彻底倒向了孙文革命党一派,留学日本,接受革命教育,次年回国,在义和团事变、惠州起义、自立军起义的空隙间,发动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当时的革命党,不但把自己当作推动社会进步的火种,也把自己当作正义和罪恶的审判者,冷酷、无私,而且极端。

正如《民报》所鼓吹的,“破坏的无政府党之运动有二:曰鼓吹,曰密交,曰暗杀”,“暴君污吏民不堪命,于是爆弹短铳为博浪之狙击,此第三法也。掌此三法者,或称胁击团,或曰执刑团,盍对于暴君污吏处以逆民之罪,使若辈反省悔过耳”。

而当时史坚如的第一次博浪之椎,既是义愤所激,也是无奈之举。

清末第一刺客当属史坚如 在其死后并追封为上将军

他当时受中山陈少白之命,去广州联络绿林会党首领区新、马王海及防营汉旗练达成部,共会合各路数千人,拟定了攻打广州的日期。但因缺少武器粮食,无法发动。他四出张罗,所得无几,难济于事。“拟尽售三万金之家产,以充军费”,又因战乱兵荒,未能实现。他“心力交瘁,形锐减,恒绕室彷徨,中夜辄起,仰天叹息,”一筹莫展,只好改期。10月3日,郑士良在惠州发动起义。他因“屡谋响应,皆不得当”。

这一次次的挫折几乎把他逼疯了,起义不成,那么只有赌博冒险了,也许擒贼先擒王的刺杀能够毕其功于一役。广东巡抚兼署两广总督德寿乃是满清封疆大吏(当时李鸿章北京谈判,德寿兼任两广总督),是广州除李鸿章之外的第二人,平时防卫极为严密,近身白刃刺杀或者短枪射杀根本不可能,那么只能用炸药了。

史坚如准备用炸药把整个广州巡抚衙门摧毁,他以朋友宋少东的名义,在广州巡抚衙门的后花园附近租了一间民宅。1900年10月23日,他和同志们搬进这座民宅,开始策划爆炸活动,他们搬进了200磅左右的烈性炸药,制作爆炸装置,并且在家中昼夜不息地挖掘地道,穿过街道,直达德寿的府邸地下,然后把一罐一罐的炸药埋下,连接上引线,一直忙到26日凌晨,史坚如焚香祷告,点燃引线,和同志们一起离去。

大家相约在江边会面,等待爆炸的声音,然后一起上船逃往香港,然而爆炸并未发生,史坚如不顾众人的劝阻,只身返回密室查看,因为天气潮湿,引线未能充分燃烧,此时已经熄灭,史坚如再次点燃引线,并留在房间,亲眼看着炸弹被引爆。

清末第一刺客当属史坚如 在其死后并追封为上将军

10月28日夜,两广总督德寿大人正在酣睡,长长的引线已经燃烧到了尽头,地下装着100多斤炸药的洋铁桶忽然爆炸,"轰--"地底下的爆炸冲天而起,总督衙门的八间房屋与两丈多长的后墙被炸得瓦砾纷飞,墙垣皆塌。由于德寿的居室偏离爆炸中心而幸免于难,巨大的爆炸力把德寿掀翻于地下。从睡梦中惊醒的德寿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滚到桌子底下,浑身哆嗦个不停。

然而这次爆炸并不成功,未能伤到德寿分毫,倒是让墙头街民房倒塌,压死数名百姓,史坚如非常懊恼,他在爆炸之后还潜入现场勘察,亲眼见到德寿未死,总结经验,觉得或是雷管威力不够,或是地道偏离德寿卧房。事发当日,他还不想着逃离广州,而是再次活动,试图购买更多的炸药,结果第二天就被清朝密探尾随捕获。

被捕后,南海县令裴景福软硬兼施,先以甜言蜜语,“优礼相待”,但他“不受笼络,惟嬉笑玩弄之”。裴恼羞成怒,用以酷刑甚至用火烫烙,拔掉他的手足指甲,“惨酷无人理”,企图迫使他供出革命党内情。但他“惟怒目不答,傲睨自若”。

11月9日,史坚如在广州天宇码头被斩首,时年21岁。

清末第一刺客当属史坚如 在其死后并追封为上将军

辛亥革命胜利后,孙中山先生亲自募捐为他修建纪念碑。表彰他是继陆皓东之后,“为共和殉难之第二健将”,“浩气英风,实足为后死者模范”。并追封为上将军。

宫崎滔天赞他为“中国革命之天使!”

这位中国革命的天使,本身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少爷,“貌美如玉,温柔如鸠”,他六岁丧父,由母亲抚养长大,从小接受的是儒家教育,但他背叛了家族,辜负了母亲,背叛了朝廷,只为那一夜冲天的烈火。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信息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