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莉娅娜·法拉奇:一位向往自由与和平的女作家

2020-07-20 10:31:49阅读:767来源:历史网
标签: 意大利作家
广告id2-600x50

奥莉娅娜·法拉奇(Oriana Fallaci),二十世纪新闻采访女王.她出版过数本小说,代表作《男子汉》于1979年7月出版,累计印数超过150万册,有14种译本。80年代初期为自由撰稿人。1980年8月,她来到中国,采访过小平同志,被人们誉为世界第一女记者文化奇迹。

1929年,法拉奇出生在佛罗伦萨一个弥漫着反抗情绪的家庭里,在三姐妹中排行老大。

她的父亲是一位木匠,也是意大利反法西斯抵抗运动正义与自由的成员,因反抗墨索里尼暴政而多次被捕。母亲托斯卡,是一名无政府主义者的遗孤。

1945年,二战刚刚结束,16岁的法拉奇便得到了第一份工作,进入《意大利中部晨报》的新闻编辑室,作警事和医院报道员。

5年中,从进入该报的的第一篇关于舞场的报道开始,她的文学天性便崭露出了头角.经过5年的磨炼,她初露头角的文学天赋受到意大利的全国性志《欧洲人》注意,《欧洲人》为法拉奇后来的辉煌提供了很好的平台。

从此,她的访谈对象不再是小镇上的警官,或医院中的工作人员,而是国际知名人士。

好莱坞,她采访了当红影星玛丽莲·梦露、格里高利·派克、希区柯克和007的扮演者辛·康纳利。

她采访意大利共产党领导人尼尔德•衣阿蒂时,以自己的经历为例与之激烈争论;此时的法拉奇,已不仅仅限于一般意义上异于传统作业的表达主观意见了,而是一种对话式的争论。

60年代中期,法拉奇己走进世界新闻舞台的中心,在各种重大采访活动中亮相。通过对美国国家宇航局的调查性报道、对美国空间工业的深入观察,以及对科学家和登月宇航员的采访,她逐步奠定了自己的明星地位。

当她进入阿波罗号太空船、亲身体验身处密封舱的生理感受时,她想起了二战期间,作为抵抗组织成员的父亲遭监禁时所住的昏暗的囚室和临时搭建的,同时阐释了人类面对孤独与恐惧时的不同态度。

当宇航员斯雷顿提到二战中,他曾在意大利上空作战、并参加过对佛罗伦萨铁路的轰炸时,法拉奇再次把个人回忆插入到叙述中去,讲述自己在一次空袭中经历的恐怖,并引发了对航天技术的道德评判。

奥莉娅娜·法拉奇:一位向往自由与和平的女<a href=https://www.lishiji.cn/lishi/1805/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作家</a>

她还在报道中,加入了她的父母对空间探索的观点、她与宇航员在海滩散步时的交谈、她站在巨大的屏幕前,观看阿姆斯特朗绕行月球的情景等等。

随后,她主动请缨去战火中的越南,经过几年断断续续的战地记者的冒险生涯,赢得了人们对她勇敢无畏精的钦佩。

1968年9月,第19 届奥运会墨西哥的墨西哥城举行,此举招来的是大规模的学生反政府运动。法拉奇在报道中让事实说话,但通过自己传神的报道,依然牢牢占据着戏剧舞台的中心。

在一次示威活动中,法拉奇身受重伤,被士兵拖着头发拽下楼梯,扔在大街上。但她大难不死,被人救了过来。

让法拉奇闻名于世的是,她曾采访过世界各国的政治巨头。她采访过邓小平、基辛格、甘地、瓦文萨、阿拉法特、霍梅尼、卡扎菲等非凡人物和政治巨头。她会花上数个星期研究采访对象的细节,采访会持续六七个小时。

面对这些改变历史进程的人物,她始终摆出一种咄咄逼人的姿态,她的采访方式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更像吵架———与各国重要的政治领导人吵架。

这种方式让全世界为之叫好,却让那些大人物感到害怕。这与法拉奇桀骜不驯、藐视权贵的个性有很大关系。

法拉奇曾经说过:我发现这些掌权者并不是出类拔萃的人,决定我们命运的人,并不比我们优秀,并不比我们聪明,也并不比我们强大和理智,充其量只比我们有胆量,有野心。

她向往绝对自由,极端痛恨权力,认为暴君总统刽子手将军、受人热爱的领袖们手中的权力,都是不人道的和可憎的。

或许正因如此,当她采访这些人物时,总乐于提出刻薄、刁钻、尖锐甚至尖酸的问题,令对方头疼不已。

奥莉娅娜·法拉奇:一位向往自由与和平的女作家

而她正是以提问尖锐、言辞雄辩、透视独特、资料新颖的新闻个性而影响日增。许多叱咤风云的政坛要人,都在她炮火般的问话中流露出自己真实的想法,这正好是她想要的。

她开创了崭新的采访方式,以迂回,挑逗,紧追的形式采访世界政要,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话语,在新闻史上留下浓重的个人色彩。

对于新闻记者来说,法拉奇的每一次采访,都提供了一次令人神往的示范.表面上是犀利的提问,本质是在权威面前的平等姿态和独立人格。

她的《风云人物采访记》被《华盛顿邮报》誉为采访艺术的辉煌样板,《滚石》杂志则称其为当代最伟大的政治采访文集。

连《花花公子》杂志也忍不住评论说,如果你不明白这世界为什么这么乱,法拉奇的采访中有答案,那些自吹自擂的家伙们在左右着世界。

就凭这本书,法拉奇确立了她的国际政治采访之母的地位.除了自身的因素,法拉奇的人生经历也是常人无法企及的。

她亲历过二战,1950年任《晚邮报》驻外记者;1967年开始任《欧洲人》周刊战地记者,采访过越南战争印度巴基斯坦战争、中东战争和南非动乱。

她两次获得圣·文森特新闻奖,一次获得班卡瑞拉畅销书作者奖,她还获得美国芝加哥哥伦比亚学院名誉文学博士学位。这些丰富的经历与她的成功相互交织,才塑造出了明星般的奥莉娅娜·法拉奇

正如《纽约时报》在法拉奇的讣闻中所说:奥莉娅娜·法拉奇是一个善于解剖权威的采访者,一个善于打碎偶像却让自己成为偶像的记者。

2006年9月17日,她死了,死于乳腺癌,被安葬在佛罗伦萨的一个公墓。依照她生前愿望,只有家人和少数朋友出席了葬礼,没有任何追悼仪式,也不允许拍摄任何照片和录像。

下葬的一刻,她母亲去经常祈祷的教堂,为她这个无神论者敲响了钟声。

她的去世,在意大利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意大利共和国总统纳波里塔诺致信其家属,对意大利失去这位享有世界声誉的记者,和成就卓著的作家表示哀悼,前总统钱皮称颂法拉奇的一生,是勇敢、战斗和榜样的一生。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