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著名诗人贯云石,也是在街头摆摊的翩翩佳公子

2020-04-21 14:08:33阅读:601来源:历史记
标签: 贯云石 元朝
广告id2-600x50

01,出身贵胄

贯云石(1286-1324),原名小云石海涯,因为父亲叫贯只哥,就以贯为氏,叫贯云石,字浮岑,有酸斋、成斋、疏、芦花道人、石屏等号,是祖籍北庭(新疆吉木萨尔)的畏兀儿人,即今天的维吾尔族人。

<a href=https://www.lishiji.cn/lishi/517/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元朝</a>著名<a href=https://www.lishiji.cn/lishi/440/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诗人</a>贯云石,也是在街头摆摊的翩翩佳公子

他出自武官世家,祖父阿里海涯是元朝开国功臣,在平宋战争中经略湖广诸地,湖广行省建立后,阿里海涯曾先后出任右丞、平章和左丞相,前后统治湖广达十二年之久。

阿里海涯在职期间,有废除苛政大获民心的善政,也有危害百姓的劣政,他因为长期任职,本人又居功自傲,免不了有任人唯亲、强占降民为奴等诸多劣政,引起元世祖忽必烈的猜忌,派要束木前往湖广钩考,两个月后,至元二十三年(1286)六月,阿里海涯被迫自杀。就在祖父阿里海涯自杀的那一年,贯云石出生

阿里海涯的原配妻子帖力,也是畏兀儿人,生育长子忽失海牙。阿里海涯得到忽必烈的器重后,忽必烈又把陈亳颖元帅郝谦的女儿赐给他为妻,生贯只哥,就是贯云石的父亲,所以,贯云石也有汉族血统。郝氏死后,阿里海涯又娶她妹妹小郝氏,生子和尚

父系都是高官贵胄,母系也不差,贯云石的母亲廉氏是畏兀儿名儒廉希闵的女儿,叔叔是人称廉孟子的廉希宪,还有一个叔叔则是法家廉希贡。武官世家与文学世家的联姻又生出文武双全的翩翩佳公子贯云石。

02,文武双全的世家子

和所有的名人出生有祥兆一样,贯云石他妈廉氏也曾梦到过人送给她一个大星吃掉,随即就怀孕,大概廉氏吞掉的是文曲星吧!

总之,贯云石出生后是“神彩秀异”,十二三岁的时候,就膂力过人,精通骑射,可以任意跨骑三匹烈,挽强弓、逐猛兽。后来又去读书,一目五行语言文雅,从来没有陈词滥调,文思常常出人意外。

贯云石二十左右时承袭父亲的职务,为两淮万户府达鲁花赤,镇守永州。二十二岁就把世袭的官职让给弟弟忽都海涯,自己北上去拜姚燧为师,姚燧看了他的文,“大奇其才”,收为门下。

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当时为太子,听说贯云石让爵弟弟的事迹,对左右亲信夸赞贯云石:将相家子弟能够如此,真是难得!

至大元年(1308),贯云石把自己潜心研读的《孝经》翻译成当时通行的口语,还请人作图,把经文、译文、插图汇集刻印《新刊全相成斋孝经直解》,因此更得仁宗赏识,让他做儿子硕德八剌身边的说书秀才

仁宗继位后,拜贯云石为翰林学士、知制诰同修国史,但随即在次年,延祐元年(1314),二十八岁的贯云石再次称疾辞官,彻底结束官场生涯。

03,纳兰性德的升级版

出身贵胄的贯云石明明可以世袭官职,做一个纨绔子弟、颟顸官僚,却偏偏两次离开官场,寄情山水间,浪荡江湖上,在文坛创下令人敬仰的名号,简直是纳兰性德的升级版。

他结交的朋友都是当时才俊,姚燧不说了,他师傅,许有壬、杨朝英、李孟、赵孟、张养浩等等,都是政坛名人、文坛泰斗。辞官归隐后,和汉人学者更是交往甚密,像徐再思、邓文原、欧阳玄、张可久、杨梓等等,他们交流文学,互相唱和。

贯云石在散曲,诗,词,古文,书法,声乐,曲评上均有建树,兼之他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作品融合南北方的特点,有北方的刚健质朴,也有南方的清新秀丽。他又推崇李白陶渊明苏轼辛弃疾等豪迈派,还有各民族多种文化的融合,让他不拘一格,吸收各家之长,又自成一家。

他的散曲主要是以山林逸乐和男女恋情为主,这位七尺昂藏男儿特别擅长写闺怨,虽然他深受汉化熏陶,但他的作品中并不受汉文化的封建礼教束缚,写的都比较大胆奔放,甚至露骨。

比如那首《红绣鞋》:挨着靠着云窗同坐,偎着抱着月枕双歌,听着数着愁着怕着早四更过。四更过情未足,情未足夜如梭。天哪,更闰一更儿妨甚么!

热烈不热烈?大胆不大胆?尺度把握的好不好?一对情侣恩爱一夜还觉得没有享受够,只觉得夜过的飞快,像梭子一样,天啊!你再给我加上一更中不中啊!如此脱离低级趣味的曲子读的是不是让人不禁为之愉悦一笑?

元朝著名诗人贯云石,也是在街头摆摊的翩翩佳公子

04,诗换芦花被

贯云石最知名的轶事就是“诗换芦花被”,他第二次辞官返回江南时,路过梁山泊,专门雇渔舟去游览梁山泊山水美景。

孤舟在芦荡之中穿梭,低头看鱼儿,抬头看鸟儿,晚上还有明月观赏、波涛倾听,身上盖着芦花做的被子,还有一个清雅脱俗的渔翁相伴,贯云石自然产生一种超尘脱俗、融于大自然的心情。

为什么说渔翁是清雅脱俗的?因为,能拒绝丝绸锦缎换取芦花被,反而要求用诗来换被子的渔翁,绝不是唯利是图的俗人,很可能是和贯云石一样,是个厌浊尚清的雅人。

想想,如果同行的渔翁是个俗不可耐的人,贯云石怎么可能雇佣他的渔舟?我们俗人出去游览乘舟还要悄悄观察驾舟人如何,何况贯云石那样的文人?

临别时,贯云石请求用锦缎换取渔翁的芦花被,渔翁拒绝,反而要求他作诗换取芦花被,贯云石乘兴而为,得《芦花被诗》:

采得芦花不涴尘,翠蓑聊复藉为茵。西风刮梦秋无际,夜月生香雪满身。毛骨已随天地老,声名不让古今贫。青绫莫为鸳鸯妒,欸乃声中别有春。

在这首诗中,贯云石抒发了他向往高洁,无视功名,追求自由、天人合一的情怀,也有他对世道黑暗又无能为力,一心归隐、独善其身的逃避思想。

贯云石第一次让爵有自己打拼创业的心理,所以对仁宗皇帝也寄托了很大的政治期望,因此在仁宗的提拔后,就撰写万言书,切中时弊,希望仁宗能够整肃朝廷改变颓废的局面。

但是,仁宗并不是有魄力的君主,他无力更改弊端,对爱国臣子的谏言只能束之高阁,让满怀激情的贯云石一腔热忱全变凉,又不愿意留在京中同流合污混日子,这才第二次称病辞官南下,效法陶渊明避世,希望自己能够无拘无束的出没江湖,自由自在的在天地间驰骋。

所以说这首诗有逃避、但更多的却是向往自然、随遇而安的隐逸情趣。渔翁大概也是隐居的高士,能够理解贯云石的心情,愉快的接受这首诗,把芦花被赠给贯云石,贯云石返回杭州后,还以芦花道人为号,从此,芦花更是成了贯云石的代言词。

元朝著名诗人贯云石,也是在街头摆摊的翩翩佳公子

05,才思敏捷贯酸斋

如果说唐诗宋词是雅人喜欢的,元曲就是我这样的俗人读的,闲暇时候,我也喜欢抱着元曲三百嚎几首,在贯云石的作品中,个人特别喜欢那首《清江引·立春》。

当时贯云石去赴宴,正值立春,大家以《清江引》为曲牌,限“金木水火土”五字冠于每句之首,每句还都要有春字。贯云石不打磕绊的就写出来:

金钗影摇春燕斜,木杪生春叶。水塘春始波,火候春初热。土儿载将春到也。

从春燕、春树、到春水,再到春天的气候渐热,立春前用红绿鞭打土牛的“打春”习俗,读来让人觉得生机勃勃又清新自然,还有点小俏皮,不禁令满座绝倒。

这就是贯云石才思敏捷了,说到才思敏捷,贯云石还有一个轶事,他在杭州经常游走民间,很多人熟知他的作品风格。

某次,有几个文人一起畅游虎跑泉,吟诗作乐,以“泉”字为韵,轮到某人了,他凝思苦想,口中“泉泉泉······”后面就吟不下去,忽然过来一个拿着手杖的人,应声说:

“泉泉泉,乱进珍珠个个圆。玉斧斫开顽石髓,金钩搭出老涎。”

诸人大惊,都问:“这位先生莫非是贯酸斋?”此人笑:“然然然。”大家忙邀请他一起同饮,尽兴而去。

06,第一人间快活丸

《元史》贯云石传记载,贯云石曾经在钱塘市中卖药,被很多人讹传为贯云石穷困潦倒靠卖药为生,其实不然,他的祖父恣意营私,家产丰厚,就算抄家也没有伤筋动骨,又有贯云石的父亲经营多年,绝不是寒酸之家。

他的妻子石氏也是出身武将世家,父亲是江总管石天麟,素有妇德,死后追封京兆夫人。看他的家世和姻亲,以及他的散曲内容所表现的也可以知道,他家可不穷困,用不着靠卖药为生。

那他卖的什么药呢?其实呀!贯云石卖的是“第一人间快活丸”。清人顾嗣立的《侍读学士小云石海涯》小传记载,他经常在临安市卖第一人间快活丸,如果有人买,他就大笑的展示双手给人看,明白他意思的也一笑而去。

这什么意思呢?“第一人间快活丸”并不是药,他向人展示两手空空,就是表示要看破世间一切,超凡脱俗,才能体会红尘之外的欢乐。其实就是他教导人要摆脱名利的妄想,要与世无争,去追求清静无为、返璞归真,要有出世的观念。

这也是他辞官后道家思想重于儒家思想的变化,这种变化在他的作品中经常能看到。比如《清江引·竟功名有如下坡》:

竟功名有如车下坡,惊险谁参破?昨日玉堂臣,今日遭惨祸。争如我避风波走在安乐窝!

比如《双调·殿前欢》:

觉来评,求名利不多争。西风吹起山林兴,便了余生。白云边创草亭,便留下寻芳径,消日月存天性。功名戏我,我戏功名。

等等等等很多,作品中无不体现贯云石道家思想的清静无为和淡泊名利。

出身贵族的贯云石,却从儒家子弟到参禅慕道的隐士,其实还是政治上的失意造成的,政治抱负不得施展,又不愿意同流合污,只能通过避世来独善其身,这也是元代多数有风骨文人的选择。

做为元代的传奇人物贯云石,人称翩翩公子,为人洒脱,多才多艺,也是文学史上能够用汉语进行创作、还有很高知名度的少数民族文学家之一,他的作品有自然豪放,也有清新淡雅,可惜英年早逝,看不到他中年以后的文风,着实可惜。

猜你喜欢
广告id20-300x250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